大多肖像-偷拍似乎已成为某些人的一种生活习惯-光电新闻网

                                    • 时间:

                                    霍启刚当伴郎

                                    □汪昌蓮最近,被譽為「街拍勝地」的成都太古里,一下子少了很多街拍客。原來,為了保護公眾的肖像權,太古里豎起了「提高防範意識,保護個人肖像權」的告示牌,文明守則中也註明,禁止未經允許的拍照或拍攝。同時,這裏的街拍客必須辦理「拍攝許可證」。成都太古里的街拍已經冷卻,而北京三里屯的街拍依然火熱。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近日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街拍行為在各大都市的街頭隨處可見,但這種常見的行為卻給被拍攝者帶來了困擾,公民的隱私權、肖像權、名譽權屢屢被侵犯。(8月6日《法制日報》)

                                    成都太古里、北京三里屯等地,已成為街拍「網紅地」。然而,當街拍淪為偷拍時,公民的隱私權、肖像權、名譽權均被侵犯。此前據媒體報道,夏日來臨,京城時尚街拍勝地三里屯附近,成了時尚年輕女孩「打卡地」。與之相關聯的是,各種網站、客戶端上,打着街拍名義發佈偷拍視頻、照片的人不在少數。其偷拍內容的主角,大多為年輕時尚女性,拍攝重點基本集中在女性敏感部位,評論大多含有性暗示意味。由於拍攝地點大多位於公共場合,許多被偷拍者也無法確定,對方偷拍是否違法違規,因而時常陷入維權困境。

                                    不可否認,對於什麼是個人隱私,我國法律沒有明確的界定,而在學界普遍認可的定義是:「個人與社會公共生活無關的而不願為他人知悉或者受他人干擾的私人事項。」可如今,便捷的科技設備和技術條件,讓個人隱私幾乎無處遁形;特別是在社會倫理淪喪和社會準則失范的狀況下,偷拍似乎已成為某些人的一種生活習慣,而在網上發帖泄露他人隱私,則成為一種生財之道。

                                    可見,街拍「網紅地」,不能成為侵權「打卡地」。這顯然值得監管部門反思。首先,有關部門應加強對監視、攝像設備的管理,堵住源頭,遏制偷拍現象,保護公眾隱私。同時,一旦發現偷拍行為,應依法追究刑責。至於有人將偷拍他人的照片或視頻,在網上公開發佈和傳播,以此牟利,已經涉嫌侵犯公民的肖像權和隱私權,受害者可以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基本權益。在此,不妨給某些低俗「攝影家」一個忠告:偷拍涉違法,侵權須擔責。

                                    街拍「網紅地」,莫成侵權「打卡地」

                                    除了智能手機之外,隨着各類「偷拍神器」的出現,使偷拍行為更加猖獗。因為,有的偷拍器材,看似一種普通的日常用品,且體積小,隱蔽性強,讓人們難以覺察和提防,可以大大提高拍偷的成功率。由此可見,小小攝像頭,對社會和公眾的危害性很大。事實上,法律明文規定嚴禁非法制售使用偷拍器材。如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規定,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造成嚴重後果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然而,令人尷尬的是,在現實生活中,針對偷拍行為,只要沒有造成嚴重後果,鮮見有受到刑法制裁的案例,導致偷拍現象屢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

                                    今日关键词:8岁男孩景区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