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康威-或者说:跟美国客户合作的时候会不会受到影响-天津旅游资讯网

  • 时间:

全国首例个人破产

A:多長時間處理好,不是特別重要的。現在這個問題已經不是那麼緊迫了。

所以我們來看這個事情的時候,如果所有美國供應商同時出問題,這就是大問題了,而現在因為有一年多的準備時間,所以顯得比較從容。未來我們在供應商選擇的時候會多一個維度。以前比如說A、B是競爭供應商,選擇A,也會導入B作為A的備份,現在因為A、B都是美國的供應商,就需要導入其他國家的供應商做備份,多了一個維度考慮,沒有那麼嚴重。

Q:剛才提到實體清單對公司短期經營會造成波動,公司會保證給客戶持續穩定的產品供應。請問與供給相比,費用對公司的影響如何?會不會因為額外的費用增加影響利潤?

A:你好,以前我們在做產品的時候不太會專門考慮物料來自哪個國家。過去,美國在半導體產業里地位很高,種類也很多。安防行業,我們把物料分成通用和專用兩類器件,在專用器件里,我們對美國的依賴已經非常非常低。比如鏡頭,來自於聯合光電(300691,股吧)、舜宇光學、宇瞳光學等等,基本上都是國產的。在Sensor上,豪威科技已經回歸中國,其他的一些公司也在成長,在海外的供應商主要是日本的Sony,也有美國供應商。在主控芯片上,無論是DVR/NVR還是攝像機上,國產的SoC主芯片大致上佔到八九成。這是專用芯片的情況。

Q:您好,胡總、黃總,想請問如果像前面所說,有些配件讓客戶自行採購的話,會對收入產生壓力。但是我們之後股權激勵對收入有這樣一個要求,那麼我想問問公司現在對股權激勵這一塊是一個什麼樣的想法,包括對未來中長期收入的增長有一個什麼新的想法?

少量暫時來不及替代的物料,我們通過增加庫存來換取更長的替代處理時間。

我們會進一步加大研發投入,從產品、系統,到探測器、處理器,會向更基礎的領域投入研發資源。但我們依然會保持開放的心態,依然發展全球供應鏈體系。我們依然相信市場經濟。

Q:胡總、黃總您好,公司在後端產品中控產品上可以以商業的方式讓合作夥伴自行採購,同時提供前端以及其他產品和解決方案,那是不是說對於前者在營收上會有一些影響?

A:研發投入這個工作是持續在做的,2018年研發費用就有比較大的增長,往年研發費用占營業收入的7-8%,2018年近9%。從企業經營安全的角度來考慮,肯定是願意增加冗餘來降低經營風險,不僅僅是研發費用這一個方面。

A:實際情況有一些差別。其實西方絕大部分公司都沒有經歷過自己的供應商被制裁、被美國出口管制這個情況。所以聽到這個事件首先會害怕、恐懼和躲避,在過去的一年多我們不斷的在跟他們溝通。海康一年前也沒有想到我們會面臨被出口管制這樣的風險。這個可能性出現以後我們聘請了律師、顧問一起來探討。出口管制沒有大家想象的那麼可怕。公司昨天在歐洲有兩場路演,但整個歐洲只接到一個問詢關於海康被納入實體清單後會對公司產生什麼影響的電話,客戶已經慢慢理解和接受這個事情了,不像以前這麼恐懼。

還有少量物料,通過調整業務策略,由客戶自行採購,組合使用。

我們建立和完善了遵循全球主要經濟體出口管制規定的合規體系。對所有美國物料都做了梳理,全面開展了美國元器件的替代工作。

A:你好,對於哪家公司或者哪類芯片的具體佔比,我們沒有對外披露過相關數據,同時這個比例的大小並不能說明問題,有的企業比例大、金額大,但並不一定影響就大。

Q:您如何看現在的競爭格局,現在看目前幾乎所有的競爭對手都上了實體清單,國內的競爭格局會如何演進?目前海康也是全球最大的安防廠商,未來的全球的競爭會如何發展?

有些芯片不會是完全的pin2pin兼容替換,有些東西我們要重新設計,具體設計中是選擇這樣的還是那樣的技術路線,是由多因素來決定的,考慮的也要包括供應鏈安全——如果供應商因為某些原因不能交付,那我們就不會選擇它。所以供應鏈安全是我們一直在考慮的,美國這個事情鬧得有點大,大家才更關注,但在供應鏈安全方面這本來就是必須要考慮的事情。

Q:從近一年多的準備過程來看,比如找新供應商做方案替換、測試等,在性能和綜合成本及匹配度方面,相比以往成熟產品的差距有多大?會需要多長時間?

有些人擔心不能直接替代的物料會對公司產生較大影響,我們自己判斷影響的範圍比較有限,公司可以提供性能相同或相似的其他產品方案進行替代。

第一部分:公司高級副總裁、董事會秘書黃方紅做情況說明

A:差距不大,如果大的話情況會很嚴重,原來定義的性能就達不到了。但有些方面會有差異,比如說功耗,有些企業的物料可能功耗會更低一點,也可能在性價比上面顯得會更好一些。有些可能由於設計人員的習慣,用慣了某家公司的芯片后,上手更快,穩定性做的更好,更換供應商后穩定性會差一點,但經過磨合以後,也會改善。所以任何的切換都有一定的風險和成本,包括開發成本,也包括可能增加一些硬件成本。如果現在做的東西各方面都比以前好,那以前不就選擇錯了?不是這樣的。所以敏感程度沒有那麼高,差距也沒有那麼大,供應商之間在性價比方面,也會自動調節尋求平衡。在平衡過程中,對於新進入者,策略一般會更激進一些。對海康來說,比如我們用了很多A的芯片,工程師上手很快,工具也方便,故會慣性的優先選擇用A公司的芯片;若換一個IC,則需要磨合屬於他的工具,開發周期會長一些。開發交付后,測試、驗證及反饋、checklist也要一定的周期。但從現在來看這個局面,從公司的風險管控角度來說,一定要規避。之前我們在供應鏈管理過程中,有些廠家的芯片也會拿來開發,開發完以後我們不一定發佈這個產品,這是供應鏈安全的管理需要,要避免單一供應商風險,否則就會存在斷供的問題。比如某個供應商工廠失火了怎麼辦?也有供應商策略調整的情況發生,比如現在提供這個產品,但未來業務調整,這個需求就砍掉了。所以在芯片的供應商選擇上是比較複雜的,不僅僅是因為今天美國的斷供,這個工作是一直持續在做的,不是美國要斷供才做這個事情。

一、被列入實體清單將產生的限制美國商務部的決定於北京時間今天中午12:00生效。列入實體清單受到的主要限制包括:從美國或其他國家進口美國原產的商品、技術或軟件受到限制;進口其他國家商品,如果美國管制物項的價值佔比超過25%,受到限制;產品利用美國原產技術或軟件直接生產,或利用美國原產技術或軟件建設的工廠生產,受到限制。

Q:那可以理解說這是一個短期的影響嗎,就是可能在未來的十二個月以內你們自己或者供應商可以處理好這個問題?

實體清單短期可能會帶來一些波動。客戶端的影響有可能比我們預計的要小一點,因為事件已經折騰很長時間了。昨天我們與一位客戶交流,他也知道我們上實體清單了,但完全沒談這個問題,都在談未來合作的事情。很多客戶不那麼關心制裁,他們認為中國公司在這方面有持續的競爭力,實體清單不是問題。

Q:胡總您好,目前美國芯片在採購中的佔比有多少,有些芯片在採用其他方案替代,目前進展如何?另外公司也在自研芯片,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相關情況?謝謝。

需要特別進行澄清的是列入實體清單並不會限制以下行為:

A:市場走勢一直在發生變化,不過無論有沒有實體清單的制裁,在安防監控行業,在廠商市場中,中國公司一定是主流玩家。未來幾年裡我們看不到其他區域公司會有比較大的成長和變化。當然據說這次制裁背後有一些美國公司的推動,也看到他們聘請了遊說公司,但是這改變不了中國企業在市場中的優勢地位。

A:首先說一下存貨的事情,存貨不是來解決永久問題的,存貨是給產品的切換騰出更多時間空間,存貨只是讓自己變得從容一些。比如說有時候我們已經把不使用美國物料的新產品設計完成了,但是也不一定發佈這個產品,如果不被制裁就不發佈了,制裁之後才會發佈這個產品;或是有些可以替換的產品方案有了,但不一定去投入生產。如果現在手上有存貨,我們就有時間發佈這些產品,正式把這些產品量產。

格隆匯10月9日丨海康威視(002415,股吧)(002415.SZ)發佈投資者電話溝通會記錄,公司於2019年10月9日15:30-16:00召開了投資者電話溝通會,會議記錄如下:

四、關於公司業績預期最後,關於2019年業績預期,實體清單有可能短時間會造成一波衝擊,短期可能對公司業績造成一些波動,中長期來看影響會減小。公司將繼續保持穩健的經營策略,我們對公司中長期的發展抱有堅定的信念。

Q:在西方比較成熟的市場,他們會擔心管制對他們的系統有影響嗎?或者說跟美國客戶合作的時候會不會受到影響,他們寧願選沒有在entity list裏面的一些供應商?公司會不會投放更多的資源去開發東南亞或者南美地區的市場去彌補這塊受到的影響?

除了披露上述這個理由,美國商務部未提供其他根據,海康威視與美國商務部及其他政府部門進行直接溝通已有一年多的時間,商務部和其他政府部門從未向海康威視主動調查了解關於新疆項目的情況。

目前,Prosper團隊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海康威視在參与這些項目時有任何違反法律的意圖,也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海康威視在知情的情況下積极參与了這些所謂的侵犯人權行為。Prosper團隊正在對報告進行最終整理,預計在11月初完成終稿。

第二部分:公司總裁胡揚忠、高級副總裁黃方紅與投資者交流問答:

三、海康威視的供應鏈應對工作一年多來,我們積極與美國政府部門聯繫,努力澄清誤解。另一方面,基於供應鏈穩定性的考慮,我們加強了物料替代工作。

Q:胡總您好,過去一年的時間我們在做積極的供應鏈準備,是否可以分享一下,現在對美國的依存度和一年前相比降到多少,另外我們也在做智能化轉型,這個事件對未來的發展有什麼影響,我們產品有什麼規劃?

1、繼續向美國出口。海康威視沒有放棄美國市場的計劃,我們仍然會繼續開拓美國市場,繼續服務美國市場的客戶;

在通用芯片上的依賴更大一點,比如Flash、DDR,比如用在服務器上的CPU,用在專業相機裏面的FPGA,以及早期做AI產品時使用的GPU,在特定場合會使用的DSP、GPU等等,國產比例很低。不過現在有幾個大的變化,第一,AI在從15年開始用GPU來做,到現在已經將引擎集成到SOC中,所以現在對GPU的依賴在下降。第二,由於SOC的性能在發展,以前需要FPGA來做的工作,比如3D降噪功能,現在SOC中都已經集成進去了。以前還會在SOC中包含DSP來做開發,現在由於ARM的性能提升明顯,緩存也在變大,所以有一些功能就在ARM上來做了,這樣對FPGA和DSP的依賴度也在下降

最終用戶審查委員會(ERC)(由商務部(主席)、國務院、國防部、能源部以及財政部(若需要)的代表),決定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公安廳,下屬18個市縣公安局等被列入實體清單,這些實體都參与了違反美國外交政策利益的行為;8家公司幫助這些行為得以實現。

A:會謹慎。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先切一部分訂單,給國內的供應商,我們希望國內的供應商得到更好的發展,美國政府逼迫我們這樣做。這些年也並不是現在才這樣做,我們以前也是這樣做的。比如我們有供應商曾經送樣品送了18次,我們用一年多的時間磨合,希望他能夠做起來。國內供應商在溝通、產品策略的調整、時間進度的安排等方面,可以走的更緊密一些。現在我們對國內的供應商會給更多的傾斜,但依然有風險管控的問題。先給他5%、10%的訂單,等他通過一代一代產品的迭代,質量的穩定性、功耗、干擾的問題一一解決,有些涉及內部產品跟不上、產品缺陷的問題一一改善等等。我們供應鏈安全很重要,客戶依然是至上的,我們把提供有競爭力的產品依然是排在第一位的。

A:在新疆人權方面,公司始終秉持誠意的態度,一年多來積極主動地跟美國政府溝通,並且聘請權威的人權律師、專家對公司進行審核,但美國媒體仍在不斷炒作,美國政府不關心事實,關心的只是制裁手段。目前看來,公司採取的措施基本不會對移除「實體清單」產生影響。但海康仍會繼續朝這個方向努力,更加開放透明,並進一步完善自身的合規體系。列入實體清單這個事件的確給投資者,特別是海外的投資者帶來一些困惑,公司也努力在做一些澄清,但目前來看,美國的政治家對制裁更感興趣,而推動人類文明發展的努力太少。公司還是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對待。謝謝。

目前,絕大多數美國元器件都可以進行直接替代或通過新的設計方案進行替代,不會影響產品性能或影響較為輕微。

3、除了受到限制的採購內容,海康威視其他方面的經營活動不受任何限制。

Q:新疆的公安部門也被列入了「實體清單」,對於新疆未來的安防需求是否會產生影響?

另一方面,由於這兩年美國斷供的壓力存在,公司也在考慮自研,這方面的考慮和安排都在推進,也做了一些工作。

A:現在臨近第三季度業績發佈,關於業績以及行業方面的問題我們到時候再詳細討論。謝謝。

在保持產品核心競爭力方面,公司的態度非常堅決,芯片受限制,我們換芯片,換不了芯片的,我們換組件,換不了組件的,我們重新設計產品。如果必要,我們將自己設計芯片。

法律依據是《美國出口管制條例》(EAR)(15 CFR,第C分章,第744部分,第4號補編)指明實體被合理地認為涉及、或構成重大威脅被捲入或即將被捲入,任何有違美國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動。(此前被制裁的包括華為、中科曙光(603019,股吧)等等也是這個理由)

二、美國商務部將海康威視列入實體清單的理由

海康威視過去一年曾多次對美國制裁的消息回應媒體,都有提到「公平、公正」,因為美國是全球矚目的法治國家,我們希望得到一個法治國家和民主政府的公平公正對待。海康威視從2018年的8月28日被美國國會反華議員聯名提議制裁,之後反覆多次被美國國會反華議員提議制裁,但是,並沒有美國議員和政府部門真正關心海康威視有沒有做過不恰當的行為,制裁更像是美國政客遊戲桌上的籌碼。

另外,芯片不神秘,由於現在IP共享的策略,導致芯片已經沒有那麼複雜。在1994年的時候我們就做過芯片設計。集成電路產業龐雜,分工很細,涉及到太多的方面。單純一家公司設計一個芯片,流片成功,並不重要。對於國家而言,對於中國的整個IC產業鏈來說,構建起自己完整的IC產業鏈,是更應該關心的事情。

Q:公司可以採取哪些措施將海康從「實體清單」上移除?聘請美國律師出具人權方面的報告或者對新疆業務進行調整是否會對移除清單產生積極影響?

2、為中國國內客戶或其他國家客戶提供海康威視的產品和服務不受任何限制,請所有海康威視的客戶放心,公司有能力保證持續、穩定的產品供應;

2019年1月,本着公開、透明的原則,海康威視主動聘請了美國律師Pierre-Richard Prosper先生、他也是美國的前大使、人權領域的專家,開展獨立的調查工作。過去十個月中,Prosper團隊四次來到中國進行走訪,在新加坡與公司高管和董事進行了訪談和會議。Prosper團隊審閱和分析了公司的合規政策和程序、內控制度、治理架構、5個新疆項目相關的大量文件。在調查過程中,Prosper團隊就公司合規體系和治理架構指出不足,並向董事和管理層提出了全面的改善建議。公司管理層已經開始着手實施律師建議的改善措施。

Q:2012年的時候海思逐步替代海外廠商的編解碼芯片,這個過程是漸進的。但此次由於外部環境的原因,整個供應鏈的替換進度會更快,從現在的狀態來看,這些新公司,即我們看到的創業公司整個產品的量還不是特別大,我們是願意給他單子去扶持他、養他就能比較快的替換呢?還是需要我們去協助他在整個產業鏈上搭建生態,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比預想的更長一些?

Q:我們有一定的美國物料可能暫時還沒有一個很好的替代性的方案,所以已經做了存貨的準備,還有一部分像硬盤這類的物料相關的業務公司可能會放棄掉,請胡總是否能就這兩個方面再給我們多披露一些量化的信息,例如可能戰略上會考慮放棄的業務具體有哪些?這些佔比大概有多少?還有暫時沒有辦法替代的已經做了存貨的業務,我們目前有做了多久存貨的儲備,如果存貨後面完全消耗掉的話,對我們後續的收入影響又會有多少?

。所以,整體來說對美國物料的依賴程度是在下降的,對於監控產品這個專業市場,專用器件用的多,對美國的依賴程度是不高的。

我們有一家美國供應商,他的芯片設計在台灣,軟件開發在大陸,流片在韓國,芯片製造跟美國沒多大關係但是他是一家美國公司,這個產品不用ECCN號,美國來源的物項佔比不到25%,就不存在限制的問題。是美國的公司,但他提供的可能不是美國產品,怎麼來解釋這個事情?所以這是美國物料還是不是美國物料?這種情況現在還在蔓延,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製造集散地,美國很多公司都在計算25%的比例。關於美國出口管制,現在有很多爭議的地方。

我們的供應商是美國的公司,但他提供的東西可能不是美國的物料。我們沒做統計數據,我們每個物料一一在確認、在替換。從去年5月份覺得局勢不對,就在做這方面的考慮和安排,也在做相應的調整。過去的這一年多時間,給了我們很多調整的空間,今天面對美國制裁的時候,會顯得比較從容一些,沒那麼大的壓力。

這些存貨消耗完了以後,我覺得沒什麼影響。

A:可以這麼理解,對公司的營收影響多一點,但對利潤的影響不會大。以服務器為例,無論是海康自己提供還是從其他地方購買或者取消服務器的銷售,對海康都不會產生特別大的影響,因為服務器的毛利本身較低。服務器裏面的軟件才是核心,是海康為客戶創造價值的地方。所以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對收入會有些影響,但對利潤的影響不大。

A:中國有自己的做事方式和方法,不同的地區也各有不同。公司方面,目前只看到外交部發言人的回應,還沒看到新疆政府的回應,也沒有看到新疆市場有什麼明顯的變化。謝謝。

在新的芯片的開發上其實是兩件事,一方面是公司對產業鏈的扶持。過去這些年間,海康在這個產業裏面是做出了貢獻的,比如編碼芯片最初的選擇是飛利浦半導體,之後是TI,再之後國內為主。我們在做產品的時候,都會優先選用國內的供應商,國內供應商響應速度快,決策簡單,與整機廠商配合更好,比如海思、富瀚微(300613,股吧)、聯合光學等等,也包括在和小一些的通用器件供應商的合作方面,海康都會多扶持國內供應商。

大家下午好,今天這個電話會議主要關於美國商務部將海康威視列入出口管制實體清單這個話題,媒體朋友說的「制裁」、「斷供」、「黑名單」,或者開玩笑說美國對中國高科(600730,股吧)技企業的認證,指的都是這個實體清單。海康威視一年多前就被美國國會議員聯名提議上這個清單,我們通過各種努力,熬了一年多,我們最終也還是上了這個清單,但是這一年多的時間還是給公司騰挪了很多空間。下面我先代表公司做個簡單的情況彙報:

Q:如何看2019年三季度、四季度國內市場的景氣度?目前公司智能化升級的進展情況如何?

A:這個話題我們內部也討論了很多次。確實在2018年做股權激勵的時候我們也沒有想到說2019年會發生這麼多事。現在看來不確定性很大,目前來看有兩種選擇,一是延遲兌現,就是把兌現周期延長,二是考慮降低兌現條件。具體怎麼樣我們會經過充分討論以後再來決定,因為目前情況不太明朗,所以我們也不能給出最後的決定,只能再等等看情況怎麼發展。公司全體員工目前都非常努力,在做各方面的工作,我們四季度再看看變化,如果說有比較明顯的變化,我們會及時跟投資者、董事會和股東大會等各方溝通。暫時能夠披露的是這些信息。另外,公司在經營上面肯定是務實的,不會為了兌現股權激勵來做一些不合適的事情。

今日关键词:袁惟仁瘦成皮包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