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比「爆眼女」更加离奇的就是「太子站死人」的传闻-乡宁新闻

                                      • 时间:

                                      研究生招生信息网

                                      香港是法治社會,法律最講證據沒有證據,豈有真相?「爆眼女」已引發癱瘓機場等非法聚集及暴力事件,所謂「太子站死人」也已成為反中亂港勢力攻擊特區政府和警方的「子彈」。香港既然是法治社會、文明之都,就不能給謠言以生存的空間。市民強烈呼籲有關當事人盡快站出來,用證據說話,讓真相水落石出,給公眾一個交代,如果作偽證誣陷他人,必難逃法律懲罰!

                                      文/屠海鳴前日和昨日,大公報的頭版版面和文章,引發了全港市民和內地民眾極大的關注和議論:「爆眼女」你躲在哪裏?「太子站死者」的家屬身在何處?許多市民和內地民眾都強烈要求當事人現身。因為,這兩個「新聞事件」的主角,已經衍生出諸多動亂事件,然而,主角至今不見蹤影!

                                      那麼,這些「死者」姓什名誰?家屬為何當時沒有報案、至今不肯現身?也是迷霧重重。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沒有證據,豈有真相?「爆眼女」8月11日出事至今沒有向警方報案。8月29日,一位自稱「爆眼女」的人出現在網絡視頻中,由於墨鏡、口罩遮面,聲音經過後期處理,令市民更為疑惑:這人是「爆眼女」嗎?為何隻字不提受傷始末?為何不說究竟被誰所傷?被什麼致傷?是否被人高價買通或暴力劫持?迷霧重重。而警方索取爆眼女的醫療報告亦頻頻受阻,直到前日向法庭申請手令,透過醫管局才取得事主的醫療報告。但爆眼女竟立即提出司法覆核,聲稱警方拒絕提供有關取得醫療報告的搜查令及其資料。警方明確指出,擁有報告資料的是醫管局,不存在警方要向第三者交代。

                                      比「爆眼女」更加離奇的就是「太子站死人」的傳聞。8月31日,一群黑衣人在港鐵太子站車廂內攻擊市民,警方接報後到站內執法並拘捕多人,事後網上傳聞有被捕者當場失去知覺,接着就出現了「8.31」太子站「死人」的傳說。「六人斷頭死」、「三名重傷者不知所終」、「遺體」放於廣華醫院殮房,雲雲。這幾天,不斷有人到太子站獻花悼念,又跪求港鐵閉路電視片段。

                                      不久前,香港記者協會的聲明也從另一個角度做出了印證,該聲明稱「在香港,當記者沒有統一的要求」。可見,被稱為「第四權力」的新聞監督權已被「批發」濫用,大批「黑記」成為反中亂港勢力的有力「幫手」。

                                      「以眼還眼」不見「眼」,祭奠「死人」不見人!這種荒唐事能在香港發酵並引發風波,說明一些人已經失去作為正常人的理性,失去了基本的認知能力。

                                      謠言可以使人瘋狂。回顧今年三月以來,反中亂港勢力釋放的謠言,令許多年輕人變成了暴徒、狂徒。謠言也可以殺人於無形。諸如「警方非禮被捕者」、「卧底警察丟燃燒彈」等謠言極具煽動性,尤以「爆眼女」和「太子站死人」的謠言就具有極大殺傷力。顯然,造謠者企圖為其下一步行動做鋪墊,如果不揭穿謠言,必然生出更多禍端。

                                      人常說「造謠生事」,就是以「造謠」為鋪墊,「生事」就「理由充分」。反中亂港勢力以美國為師,因為美國是全球造謠高手。在美國背後策劃的「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等運動中,謠言都立下了「汗馬功勞」。2014年發生在烏克蘭的親歐盟示威運動,最終摧毀警察這個最後一道「法治防線」,就是生動一例。即使在聯合國大會這樣莊嚴的場合,美國也敢造謠生事。發動伊拉克戰爭之前,時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以一個裝滿白色粉末的玻璃瓶為證,振振有辭地稱「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戰爭結束後搜遍了伊拉克,也沒有找到傳說中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來源:大公報責任編輯:glory

                                      市民須有一雙辨別真偽的慧眼港鐵昨日與警方共同召開記者會,表示8月31日晚太子站無死亡報告,相關政府部門也已澄清,當日在太子站無死亡個案。但某些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謠言還在擴散、發酵。

                                      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以現代社會、文明社會自居的香港,以法治為核心價值的港人,特別是某些具有強烈「公民意識」的「精英人士」,竟然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相信「爆眼女」被警察所傷、相信「太子站死人」真有其事!如果不是「腦殘」,那就是故意造謠生事。

                                      那麼,謠言是如何產生和擴散的呢?有傳媒業內人士透露,眼下的香港,為「顏色革命」服務的文宣小組多達六百多人。自街頭暴力事件爆發以來,向香港記者協會申請記者證的人數激增。這些所謂「記者」,常常違背新聞報道的第一準則:即作為客觀的觀察者出現在現場,不試圖影響事件,事後做出客觀準確的報道。而是在現場掩護暴徒,妨礙警察執法,更有甚者,剪輯鏡頭造假新聞,詆毀警員的執法行動。

                                      香港亂到現在,反中亂港勢力在無法達到目的的情況下,使出了各種卑劣手段。面對亂象,市民須有一雙辨別真偽的慧眼。大公報連續兩日的頭版也帶出了很多思考,市民多一份理性,香港就多一份平安。愛香港、護家園,須從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做起!

                                      造謠是「顏色革命」的慣用手法亂局之下,「謠言滿天飛」並不奇怪。因為,造謠就是「顏色革命」的一部分。早在2013年,「亂港四人幫」之一的黎智英就跑到台灣「請教」搞街頭運動的經驗非法「佔中」期間,他又與「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密會。今次修例風波爆發以來,黎智英、李柱銘、陳方安生等人更是多次赴美,聆聽主子教誨。

                                      今日关键词:三大股指跌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