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0_a2244

忙完这些,已经晚上八点多,麦小吉揉着酸痛的脖子,心里却像是吃了蜜,这款软件终于有了起色。

肚子饿的咕咕叫,正准备回家途中吃点东西,又无意发现了一条提问,道德经真是老子写的吗?

废话!小心被当做弱智!

麦小吉本不想搭理,但看到其他网友答复,心思又活泛起来。

“是老子,这有什么好问的。智商余额不足,请尽快充值。”

“我当然知道是老子,但为什么有好几个版本,内容还不一样,这不才来问问的嘛!”提问者有点不高兴了。

这个问题有点深度,麦小吉将其加精,然后,以管理员的名字,直接将“读书破万卷”上面的十几个版本都贴了上去。

自然,都是图片封面,没有本内容。

“什么鬼!”立刻有人回复。

“请问管理员何方高能?”

……

网友开始活跃起来,麦小吉嘿嘿一笑,收拾好东西匆忙下班,时间不早了,再不出去吃饭,只能吃快餐了。

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

江文倩一直住在清照风景区,家里没人,麦小吉的厨艺特长也快荒废了,每天吃饭都很应付。

但是,跟江文倩的关系却温和起来,每天晚上两人都要视频聊天。具体时间不定,有可能是晚七点,十点,甚至十二点突然就要求视频聊天。

身正不怕影子歪,麦小吉毫不在乎,接受任何时间段考验。这不,刚到家不久,江文倩的视频请求就到了。

嘿嘿,等会儿吧!

麦小吉得意一笑,转身去卫生间冲澡。几次请求未通过,又有信息提示,麦小吉快要笑弯了腰,心想远在新京的江文倩这下快急死了。

跟你好的时候不珍惜,被当成沙袋练手,现在知道担心了,那就多担心一会儿吧。

哼着小曲,搓着泡泡,麦小吉悠哉悠哉,外面的电话铃却是响了一遍又一遍。

凡事适可而止,出口恶气就是了,真惹恼江文倩,她敢晚上就从新京回来,耽误了拍摄进度可就不好了。

拿起手机,麦小吉一愣,总共六个未接电话,两个是江文倩的,剩余四个,却是南宫月的。

今天什么日子,都这么狂热思念自己?

麦小吉挠挠头,给南宫月回拨过去,“什么事儿啊,月丫丫。”

“怎么才接电话!”南宫月恼火的声音。

“我在洗澡啊,难道洗一半儿就要出来?”

“我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当然是急事儿,你起码该擦擦手接听吧?好了,不跟你废话,我老师跟我要你的电话号码,为了表示尊重,我说让你打过去。”

南宫月很不高兴,觉得麦小吉不给她面子,拖了这么久,可能会让老师认为麦小吉不够重视他,标准的傲慢态度。

“哪个老师?”麦小吉纳闷问。

“当然是新京大学的余新章余教授了!你什么脑子啊,上次聊那么开心,人家还给你提出软件改进办法,你倒好,回个电话也慢慢腾腾!”南宫月一通抱怨。

意外,绝对意外!麦小吉这不跟江文倩闹着玩儿嘛,没想到耽误了正事儿。

新京见面,麦小吉对这位余新章教授很有好感,为人随和没架子,而且也不古板,开发求知软件,也参考了他的建议。

“这么晚了,余教授找我干什么?”麦小吉还是没反应过来。

“我哪里知道!”

南宫月对这位老师也是尊敬有加,不问缘由,一切过错都是麦小吉的,催着他立刻马上赶紧打电话。

刚拨通,还没听到振铃声,电话那头就接了起来,“小吉!”

“余教授,不好意思,回复晚了。”麦小吉客气道。

“是我这么晚打扰你了,抱歉!”余新章呵呵笑,突然问:“小吉,我在求知软件上看到了《道德经》的各种版本,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心里这么想,麦小吉还是含糊道:“网上的东西也不可信,真假不好说。”

“不,不,我知道的几种版本,都在里面。而其他的,我是连听说都没听说过,更不要说是见到了。小吉,这个版本大,是从哪里得来的?”

余新章,心理学和经济学双料专家,竟然对古文化也这么感兴趣,博学多才,令人敬佩。但麦小吉不能说出秘密,“哦,是一位网友,匿名提供给我的。”

“还能找到那位网友吗?”余新章又问。

“能啊,不能!”麦小吉解释道:“我这位网友,非常低调,对我一再叮嘱,不能透露出他的真实信息。余教授,真的不好意思啊。”

“可以理解!小吉,那么,能向你这位朋友讨教具体内容吗?我并不是说要收藏所有原始版本,哪怕有一套打印的也可以!”余新章急迫道。

打印是没问题的,麦小吉说道:“那我试试吧。”

“小吉,拜托多帮忙。我作为高校教授,还是有些积蓄的,这套集,我当然不会只按打印纸张出钱,可以按精品书价格购买。麻烦你,把我这个意思带到。”

麦小吉先暂时答应下来,要不要打印还需要仔细斟酌。

余新章像个长辈,又询问了软件的近况,他也注意到鱼玄机那条,对此赞叹不已,如果软件问答精益求精,一定能够做火。余新章本人还表态,像他这种收入稳定的人,是愿意付费咨询的。

两人聊了半个小时,挂断电话后,南宫月的信息多达十几条。麦小吉得意洋洋给她回复一句,“别这么患得患失,我跟余教授聊得很愉快。”

“晚安。”南宫月放下心,只回了两个字。

刚把这师生俩打发完,江文倩再次请求视频聊天,接通后,看到一张笑脸,一看就是压抑怒火的假笑。

“刚才给谁打电话啊,这么久。”江文倩咬牙笑问。

“哦,南宫月!”麦小吉说道。

“你们天天见面,还聊不够?都说什么了?”

“记不住了,一些鸡毛蒜皮吧。女人心思真是奇怪啊,大晚上聊了些没用的东西,我都快烦了。”麦小吉故作头疼状。

“有些女人,很工于心计。我在这里也打听过南宫月的情况,其实就是个海归派,没什么钱,却混到了风月无边群里,冒充有钱女人,多可怕。”

“也不是,南宫月随随便便就在滨江买了套房子。有一次啊,南宫月说漏了,她爸爸其实还在,是个大人物!”

果然,听到这些江文倩脸色都变了,闷闷聊了几句,就是些注意保暖,饮食规律之类的叮嘱。

麦小吉嘿嘿直乐,随手查看软件后台,惊得手机差点掉地上,现在的注册用户,已经是二百三十万了!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