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4_a2243

中秋佳节气候宜人,这次宫宴直接设在御花园。

刚进宫男女就分开了,大臣们直接去乾清宫面见圣上,外命妇们则先被引去拜见皇后,尔后就被引去御花园,大家三五成群边赏景说些闲话边等待宫宴开席。

镇国公府女眷比起其他外命妇进宫的机会多,却也不是说进就能进,机会难得安氏自然不愿意错过与珍贵妃见面说话的机会,而珍贵妃也有同样的想法。

苏云朵陪着安氏刚拜见过皇后从皇后宫里出来,一眼就看到钟粹宫的大宫女守在宫外,就知道是珍贵妃特地接她们去钟粹宫说话去。

与之前每一次进宫来钟粹宫一样,远远就看到了钟粹宫前等候的几个身影,定眼看去正是大公主等人。

不过这次与往常不同,在钟粹宫外等候的只有大公主,并不见六皇子。

安氏和苏云朵与大公主简单地见了礼,两人就被迎进了钟粹宫。

珍贵妃已经迫不及待地迎到了门前,又是一番见礼,大公主和苏云朵就从主殿中退了出来,将主殿让给这对难得见一次面的母女。

“终于将你盼来了!”待大公主带着苏云朵在偏殿坐下不由叹道。

随着大公主及笄,珍贵妃再不让她随便出宫,上次出宫还是端午佳节随圣上出宫观龙舟。

这个世道女人本就被圈在内宅后院,更别说生在宫中的大公主了。

如此一对比,苏云朵觉得自己真的还算幸运,做姑娘的时候,陆老太太未曾真得将她圈在府里,成亲之后,无论安氏还是陆瑾康也没有刻意为难她,虽说比不得前世的自由自在,比起这个时代的女性,她的自由度还是相当高的。

气质长发美女白裙飘飘花墙甜笑户外唯美写真图片

大公主盼苏云朵来,除了盼着与苏云朵说说话,还巴望着苏云朵给她设计些新的绣样。

说起来大公主只比苏云朵少一岁,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大姑娘了。

苏云朵原本以为大公主之所以及笄之后没有急着定下亲事,是因为大公主打算明年春闱之后来个榜下捉婿,却没想到前些日子就传来了大公主与镇西侯韩震次子韩朝阳定下了亲事。

是个女人都有八卦之心,苏云朵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平日里很少表现出来,或者没有人和事让她表现她的八卦,今日却不同,还没进宫,她的八卦之心就已经熊熊燃烧。

正好大公主羞答答地向她讨要绣样,于是原本就已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就再她压不住了:“上次你还说要待明年春闱来个榜下捉婿,怎地说订亲就订亲了?”苏云朵一边展开纸拿起笔来替大公主描绣样,一边促狭地问道。

没想到大公主幽幽叹了口气道:“哪里真能去榜下捉婿,也不过是说说罢了!再说人家读了十几年的书,好不容易有了功名真是大展拳脚之时,又有几个愿意放下大好前程,做个没有什么实权的驸马。”

苏云朵不由抬起头来看了大公主一眼,生在皇家虽说锦衣玉食,却也有许多不得已之处。

事实上东凌国的驸马也不是不能当官,却有许多限制,正如大公主所说,真正有报复的人,并不愿意当什么驸马。

能够春闱高中的读书人,而且与大公主年龄相当的读书人,应该怀着远大的理想和报复,自没有什么人愿意因为娶了公主而自断前程。

有些娶公主的人,多半也只能划归于歪瓜裂枣了,苏云朵不由替大公主叹了口气。

只是这口气叹完,又不由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

那镇西侯府的二公子可不是什么歪瓜裂枣,据说十二岁就跟随镇西侯驻守东凌国的西北边城,为西北的安宁立下了汗马功劳,以弱冠之龄亲掌镇西军前锋营。

与大公主订亲之后,被圣上从西北边城召回,为圣上掌着京郊西大营的军务。

西大营肩负着京城的安危,与陆瑾康所统领的禁军一起共同拱卫京师,成为圣上身边的两把尖刀。

“听夫君说,韩二公子不但武艺超群,长得也是英俊非凡,恭喜大公主了。”苏云朵手拿着笔,先在脑子里描了个绣样出来,再下笔画时速度就相当快了,很快一个绣样的雏形就跃然纸上,放在一旁晾着,嘴里还不忘调侃大公主。

大主公的俏脸上早已染上红晕,再被苏云朵这么一打趣,更是红霞盈腮,轻跺了一下脚嗔道:“表嫂别自顾打趣我,快快帮我填了色,时间可不等人呢!”

苏云朵摇了摇头,往常就算她将成品绣样递到大公主面前,大公主也未必看上一眼,这刚订了亲就不一样了,真是女大不中留!

事实上自从听说大公主订亲的消息,苏云朵就开始为大公主准备订亲礼物,其中自然少不了绣样和饰品设计图。

这会儿当面画绣样也不过顺着大公主之意,顺便也为了消磨宫宴着的时间。

不过面前这张绣样,苏云朵觉得还是挺满意的,自然要赶在宫宴之前将其完成,更何况大公主让人准备的颜料可比她自己备的颜料齐全得多,于是加快填色的速度美丽的绣样图渐渐成形,令在场所有的人眼前一亮。

这是苏云朵为大公主设计的新婚常服上的绣样,大公主嫁衣上的绣样自有宫中尚衣局制定。

除了这张当面速成的绣样,苏云朵还给大公主带来了五张绣样和两套首饰头面的设计图。

“这些绣样和设计图是前几日刚刚设计的,外面应该还没有类似的图案。”苏云朵将设计图交给大公主并不多言。

大公主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些都只是她的一点心意。

反正大公主手上有个鑫万福,若是大公主成亲用不上,自会送去鑫万福。

自从大公主与韩朝阳订下亲事,宫里内务部就开始为大公主筹办嫁妆,尚衣局送了几次绣样来给大公主挑选,都被挑剔的大公主打了回去让描绘新的绣样,同样尚饰坊送来的首饰设计也被大公主打了回去,如今内务部这两局的主管太监头都大了,日日守在局里亲自盯着为大公主设计绣样和首饰,只是成效有限,能入大公主眼的设计实在太少。

苏云朵替鑫万福设计首饰被大公主和苏云朵保密得极好,宫中内务总管多次上门询问都是空手而归。

主管宫中的内务大太监是苏云朵的熟人,正是殷富的叔父殷二总管。

这几年因为松花蛋、果酒还有洗护沐浴用品,苏云朵与殷二总管之间打得交道并不少,当她得知殷二总管正为大公主的绣样、首饰为难,原本还在为难送什么给大公主恭喜她订亲,这下子心里顿时就有了主意。

花了数日赶在中秋进宫之前,精心为大公主设计了绣样和首饰。

苏云朵设计的绣样和首饰,让大公主喜形于色,那一张图纸都爱不释手,直接将身边的大宫女将这些图纸送去内务部,让内务部安排下去。

看着欣喜若狂又迫不及待的大公主,苏云朵不由摇了摇头。

得了苏云朵这么多好处,大公主突然想起昨日不小心听到自己母妃与父皇的对话,赶紧让侍候的人都退下,挽着苏云朵的手在软榻上坐下,小声提醒苏云朵道:“昨日父皇和母妃闲聊时,母妃专门提到你,待会母妃只怕有话要问你。”

苏云朵不由微微蹙了蹙眉,圣上和珍贵妃闲聊居然还能聊到自己,而且待会珍贵妃还会专门问她,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贵妃娘娘如此惦记?

却在此时正好发现大公主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的腹部看,苏云朵心里突地一跳,好吧,明白了!

今日进宫只怕又要面临一次催孕。

苏云朵忍住抚额叹息的冲动,关心自己孕事的人还真不少!

好不容易说服了府里长辈,又要面临宫里贵人的催孕,这世上还能有比自己更悲催的人吗?

果然当苏云朵和大公主回到正殿的时候,珍贵妃的眼睛直扫向苏云朵平坦的腹部,尔后幽幽一叹道:“虽说你们有计划,可是子健到底不小了,你们也该有个孩子了。”

看来苏云朵之所以没有怀孕的原因,安氏已经向珍贵妃做了说明,否则珍贵妃要说的定然不会是这些的。

只是催孕的意思依然直白得让苏云朵有些招架不住,就算没有坐在珍贵妃身边给她使眼神的安氏,这种时候苏云朵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恭声应诺。

好在宫宴时间已到,并没有多少时间让珍贵妃多说,苏云朵自是如释重负。

只是待苏云朵来到御花园,才知道自己这如释重负释放得过早了些。

今日来参宴的夫人们身边自然少不了像苏云朵这般年轻的少夫人,这些少夫人与苏云朵年龄相仿,成亲虽有先后,像苏云朵这样成亲快一年却还没怀孕的还真是少数。

于是宫宴之前这短短的两刻钟,苏云朵再次陷入了催孕大军的“围攻”之中。

苏云朵面上保持淡而疏离的笑容,心里却有成千上万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她怀没怀孕,什么时候怀孕,到底与别人有什么关系?!

安氏倒是十分给力,乐呵呵地与夫人们的说话,替苏云朵挡了不少明箭暗刀。

好不容易应付了宫宴从宫里出来,苏云朵只觉得累得慌,连陆瑾康提出要带她去看花灯都提不起精神来。

陆瑾康用眼神询问安氏,安氏无奈一笑,看了眼苏云朵的腹部,再对着陆瑾康眨了眨眼睛,陆瑾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定是有人拿苏云朵没有怀孕说事,让苏云朵心情烦躁了。

微顿了顿,陆瑾康将马交给九儿,一撩长袍就上了苏云朵的马车,将苏云朵搂进怀里轻笑一声道:“什么时候你也如此在乎别人的看法了?别人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日子是咱们自己过的,何必在乎别人?”

苏云朵在陆瑾康怀里蹭了蹭:“倒不是在乎别人的话,只是觉得烦,也觉得累!”

像今日这般一直被人拿出来与这个比与那个比,甚至被人怀孕能不能生,还要忍受一拨又一拨审视的目光,就算苏云朵心真大,抗压能力真强,也是真心觉得心好累。

苏云朵都有些怀疑自己坚持十八才算是成年是个大错误。

毕竟这个时代的人寿命并不长,能活到六十岁已经算是高寿。

女子十五岁及笄就已经算是成年,及笄之后成亲,成亲就面临生育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可是一想到这个时代因为年纪小生育带不的死亡率,苏云朵又真心抗拒小小年纪就怀孕生子,成亲的年龄她自己无法决定,难道怀孕生子还要听人安排?

比起别人的眼光,苏云朵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被认识不认识的人催孕,虽说给苏云朵增添了诸多郁烦,却依然不能改变苏云朵对怀孕备孕的计划,更让她觉得欣喜的是,陆瑾康也没有因此有丝毫改变计划的打算。

只听头上陆瑾康清冷温和的声音传来:“别想那么多,为了咱们的孩子,咱们还是按照计划,先调理好身子再说。别说半年几个月,就算一年两年后再要孩子,与那些长舌妇何干?!”

陆瑾康的话让苏云朵被阴霾笼罩的心情顿时明亮了几分,不过想到催孕的大军中,还有珍贵妃娘娘,不由吃吃笑了起来,尔后嗔了陆瑾康一眼,趴在陆瑾康耳边小声说道:“夫君快别再说这样的话,催着咱们赶紧要孩子的人还有珍贵妃娘娘呢。”

陆瑾康脸上微微一怔,尔后浓眉一紧,显然对珍贵妃催孕一事略感意外,似乎也很有些不快。

苏云朵伸手挠了挠陆瑾康的胳臂道:“娘娘那是心疼你,她催咱们早些怀孕都是为了咱们好,你可千万莫要因此与娘娘置气。”

陆瑾康紧了紧搂着苏云朵纤腰的胳臂叹了口气道:“又让娘子受委屈了!”

两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只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自从这次宫宴以后,京城就有了苏云朵不能生育的谣言。

因为这个谣言,府里府外的有心人蠢蠢欲动,更有人找上安氏建议为陆瑾康纳妾,着实生出了好些事端。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