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见她的短发果然是新造型,就说:“那换,我在外面等。”

“进来等吧又不妨事。”小姨说着让开门口等我进去。

我进去了才明白小姨说的“不妨事”是什么意思,感情人家穿着T恤和打底裤,不管我看与不看,都注定看不到春光乍泄那一幕。

小姨的穿衣风格和其他女人不同,除去参加活动外一般不穿礼裙类等性感衣服,平时工作就是正装。

贴身休闲裤牛仔外套再加上新抓的发型,还真有点别样的气质,她问我时间快到了吗,我说还有一会儿,换完衣服她又坐在镜子前补了粉底,这才跟着我出门,今天她还刻意拎个包,看来是真想找找女人日常生活的感觉。

从会所出来,她把包递给我空出双手来挽我的胳膊。

出来的还是晚了点,刚开车走不久餐厅工作人员打来电话,问我还来不来预定的还作数吗?我说当然来,让他等一等马上就过去。

餐厅不大我订的是窗口位置,一边吃饭还能一边欣赏外面的夜景,小姨绕着餐桌转两圈,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行嘛,还挺懂我的。”

“那看。”

“别嘚瑟了快坐下吧。”

小姨白我一眼,接过服务生手里的单子要了一个套餐,我是最不会点餐的,就学着她要了个一模一样的。

白色暗昧女孩落寞的心情

“这可不够吃的。”小姨轻扣餐桌提醒我,她要的份儿恐怕刚够她的量。

“不打紧,反正不是奔着饱来的。”说着,我又让服务生上了瓶红酒,今夜的主题是庆祝嘛。

等餐的时候我和小姨先碰了一杯,然后相互很默契地不谈任何有关工作的话题。

小姨问:“哎说这有没有以前暑假咱们在柏树下吃夜饭的那种感觉?”

“那可没有。”

“怎么讲。”

“在柏树下可以肆无忌惮地笑,还能踩着桌子喝酒,在这里可不行。”

“还记得呢?”小姨美眸特别注视我一眼,这些她刚好也没忘。那几年互联网可没现在发达,再加上我们两个也不是泡网吧的料,更多的时候都是“撒野”。

“可忘不了。”柏树下踩桌子仰头喝一瓶啤酒,在炎热的夏季相当解暑。

不一会儿餐上来了,的确如小姨所说这量根本不够我吃。

一瓶红酒还没喝完,我俩越聊越能找到在小镇生活的感觉。

可一个人的出现将这些通通打断,刘兰来的比我预期的早了很多。

我和小姨的套餐还没怎么开动她就来了,进来先跟我打个招呼,但炙热关切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小姨身上,因为联系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今晚坐在我对面的就是她要找的白琳,所以她的目的性很强,就在小姨身上。

刘兰突然赶到,连我都有点猝不及防,支吾半天没敢出声。

“琳儿~”寻女心切的刘兰,见到小姨就忍不住伸手去抚。

“谁啊?”小姨疑惑地往后靠一些,不解的目光朝我望来。

我笨寻思都知道她会看我,所以在她看来之前快速低下头。

但逃避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当刘兰发觉小姨对其生疏时就问我:“小罗,这难道不是琳儿?”刘兰心里则想的是不应该啊,这么多年她见过形形色色的姑娘,但从来没有今天面对小姨时的这种感觉,她从进来看到小姨的第一刻起就觉得很亲切,那是前所未有的亲切感,刘兰把这定义为血液的共鸣。

是了,除去血液的共鸣,她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能解释此刻的感受。

“是…;…;是吗?”本来想说“是啊”,但被小姨一脚硬生生踢成了“是吗”。小姨是用鞋尖踢的我,感觉没怎么留情。

刘兰诧异地问:“不是说的,说今晚和吃饭的就是琳儿吗?”

“啊?”桌子底下的鞋尖又朝我招呼起来。

刘兰见问我问不出来,直接坐到小姨身旁,拉起小姨的手问:“姑娘说,叫什么名字?”

“我叫淑贞。”小姨如实答到。

刘兰闻言朝我投来质疑的目光,还以为我随便找个人来戏耍她,但我嘴上不能言语,只能悄悄冲她使眼色,暗示她那就是她要找的白琳。

A3酷☆i匠)网正3版{f首`发i

当然这个暗示又让我挨了两脚,但还是没把手挣脱出来,而且隐隐还有些紧张的意味。我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揉揉眼睛才察觉没看错,不管面对什么事都心如止水的小姨,在面对刘兰的时候竟然紧张了。看来我担心的她们母女隔阂加深的场景不会出现了,因为紧张的小姨是没有任何“攻击力”的。

其实要论对小姨的了解程度,我绝对能排在靠前,我知道她这个人嘴上什么都能说,但有些事还是做不出来的,就像她不会甩开刘兰的手便在我的预料之内,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敢安排刘兰来见她。

但我没想到刘兰如此心切,根本没按我和她约定的时间来,她来的比我们约好的时间早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样也算搅了我和小姨的一顿温馨晚餐。

本来以为今晚不会再有人打扰我们,为此我还挺兴奋的,可谁知道最后还是没能让我如愿,这个看来只能等以后再补上了。

“琳儿,我知道就是琳儿,快让妈…;…;快让我看看!”种种愧疚之下,刘兰竟然不提“妈”这个字眼。

小姨脸颊微红着躲出来,把餐盒一推跑到我身边坐下,独留刘兰在另一边。

刘兰身子僵在那里,我不想让这尴尬继续下去,就问:“阿姨您吃饭了没有,没吃的话就一…;…;一起吧?”说后半句话的时候,小姨的魔爪已经连连朝着我的腰进攻了。

但她靠我很近,给别人的感觉就是她挽着我的胳膊,看似被大美女挽着是件很享受的事,但谁被挽谁知道:其实这不是享受是煎熬。

但掐归掐,小姨也符合我,提醒刘兰点餐一起吃。

刘兰摇摇头用手擦了擦眼角,对我说:“阿姨不饿,们吃不用顾忌阿姨。”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