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七宝长这么大还没有自己睡过,一直都是夏悦晴带她睡的。

她虽然大胆,可也就三岁。

要她一个人睡一个床,七宝不愿意了。“那我也跟爸爸一起睡,我不要自己睡,我害怕。”

裴逸庭的笑容一僵,这个……“宝贝,谁说自己最勇敢的?都三岁了,要学会自己睡觉了。”

呵呵……

都三岁了……

这种话,也亏得某人说得出来。

不是该才三岁吗?为好像七宝年纪很大似的。

“我不要,我就要跟妈咪睡。”七宝滑下床,跑到夏悦晴身边,抱着她的胳膊,一副劝我我也不干的样子。

裴逸庭闻声,感觉有点心累。

怎么样样好说话的女儿,这一点这么执拗呢?

可爱日系美女游客图片

“七宝……”裴逸庭还想跟七宝商量,夏悦晴发话了。

她淡淡扫了裴逸庭一眼,说:“别劝七宝了,她从来没有自己睡觉过,又是刚刚回到这里,怎么可能敢一个人睡?”

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这么大人欺负一个孩子。

“我这不是……”想跟她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吗?

七宝可是一人独享了三年,他这个念头,也不过分吧?

不用说,夏悦晴也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但她只能说,这个时候裴逸庭想这些,真的是想太多。

“今晚我跟七宝睡这里。”夏悦晴没有戳穿他,实则心里也有点紧张。

毕竟三年多了。

之前就算是裴逸庭在她那里住,也只是打地铺,没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但现在……

她的腿还断着呢,别想做什么了。

裴逸庭不可能不知道。

就当是给她缓冲的时间吧,总需要时间过渡的。

“什么?认真的?”裴逸庭对于这个安排很不满意。

那他呢?他一个人就活该孤零零地睡主卧?

“还以为我是开玩笑?我才没这么无聊。好了,不早了,可以回去洗漱了。”她也准备擦一擦。

“我的洗漱用品放主卧了?帮我拿一下吧。”

裴逸庭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随即走开了。

然而,回来的时候,拿着两套洗漱用品。

当然是包括了他那一份。

夏悦晴的眉心跳了跳,无奈问:“这是做什么?”

“反正七宝的床很大,睡三个人肯定没问题。”正好享受一下老婆孩子都在身边的感觉。

“别闹了,七宝的床也不大。”

“一米五呢,两个大人一个小孩,绰绰有余。”裴逸庭理直气壮地回答。

他怎么不说七宝床上都是玩偶?

像是猜测到夏悦晴心里想什么似的,裴逸庭痛快地将一床的玩偶拿下来。

只给七宝留了一个抱着睡觉的。

“这不就够睡了吗?说是吧?”他挑着眉,笑眯眯地问夏悦晴。

看来过了三年,他的脸皮厚度也跟着见长了。

夏悦晴黑着脸不说话。

“就这么决定了,要不要擦一下?我帮。”裴逸庭不怀好意地看着她,眼里闪烁着一簇小火苗。

“不用。”夏悦晴的脸蛋升温,硬邦邦地拒绝道。

“现在伤得很严重,自己一个人可以?都老夫老妻了,跟我见外?”裴逸庭挑了挑眉,有些揶揄,又有些得寸进尺。

不过他觉得自己说的也没错,本来就是事实。

夏悦晴别开脸没有松口:“不用。”

这时,床上的七宝主动说:“妈咪,让爸爸帮吧,不然七宝会担心的,爸爸也会担心。”

“不然,就叫奶奶帮。”

在港城那几天,就是周阿姨帮她擦了一下。

这是夏天,其实夏悦晴此刻最想做的是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可情况不允许。

只能每天擦。

而且,这情况,目测还有维持一段很长的时间。

一想到那种情况,夏悦晴就头大。

“七宝,不用了,妈咪自己可以。”

刚说完,整个人忽然被抱了起来。

夏悦晴瞪大了眼睛,才发现被裴逸庭抱着,身体都悬空了起来。“干嘛?知不知道突然这样,会吓死人?”

“哦,那抱歉,七宝都说了不放心,干嘛这么执拗?”裴逸庭说着,脚步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夏悦晴瞪直了眼,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我说了不用,停下来!”

“这已经不是港城了,不是只有和七宝相依为命的日子,更何况,还受伤了。”裴逸庭脚步一顿,目光淡淡地扫向她的脸。

话里,带着执拗和心疼。

夏悦晴一阵,挣扎的动作蓦地停了下来。

“既然都回来了,我们就好好的,别闹别扭了,好吗?”

见她的脸色有些动容,裴逸庭趁热打铁地的说道。

免得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夏悦晴想到教学楼塌下的那一刻被他按在怀里,心里也有些发酸。

可以说他们真的是福大命大,才没有死在那场洪水里。

在她发呆的时间,裴逸庭已经不动声色地来到浴室,并将门踢上。

他特地拿了一张椅子进来,夏悦晴直接坐在上面就可以了。

随后,被他放到椅子上。

浴室里强烈的灯光让夏悦晴有些不自在,更不敢看裴逸庭的脸。

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她,又纠结了起来。

浴缸里已经蓄满了水,水面波光粼粼,倒映出她的轮廓,看得夏悦晴很心塞。

“还是出去吧,这样坐着我自己可以。”夏悦晴捂着领口,临阵退缩了。

裴逸庭手里拿着毛巾,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往下看。

夏悦晴脸上的红晕,害羞,和担忧,被一览无余。

“是不是觉得一会儿衣服全脱光了,我还穿着,让觉得很尴尬?”

“哈?什么?”夏悦晴猛地睁大眼睛,一脸诧异的表情。

裴逸庭慢条斯理地解开两颗扣子,道:“既然不好意思,大不了我吃点亏,跟一样……”

“裴逸庭,住手!”夏悦晴又气又恼,连忙叫住他。

“不需要,别脱了。”

什么叫他吃点亏了?她不需要好吗?

“否则,一个人尴尬,好像我在占便宜一样。”裴逸庭大义凛然,一脸坦荡地说。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