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3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宋唯一听她说一个请假单还要找快递公司,多麻烦?

“别弄得那么麻烦,在哪间医院,我没什么事,给送过去吧。”宋唯一说。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那个温柔恬淡的女孩,肯定不是跟张津津那些人是一伙的。

莫雪莹报了自己的位置,宋唯一记下,才挂了电话。

之后,对上两双犀利的目光。

“要去给莫雪莹送病假单?”

“嗯哪。”

“敢啊?”穆安安忍不住问。

现在可不比之前了,好端端的宋唯一突然请假那么久,又是裴家的人,她们忍不住发散一下大脑,不小心就猜到怀孕上去了。

既然是个孕妇,一个人单独行动怎么可以?

“去看望一个病人而已,怎么不敢了?们不要太惊慌,雪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且现在她受了伤,我不过去看看她不行。”

气质高贵清纯大气妹妹Miya

在沃斯的时候,莫雪莹也帮了她不少的忙,宋唯一这个时候不搭理人家,显得太绝情。

“哦,这样啊,那我们陪?”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下午没课吗?”

“有啊,只是又不是什么重要的课,逃了就可以了。走吧,我们换衣服去。”

穆安安和肖雪换好衣服,不敢跟刚才一样跟宋唯一勾肩搭背了,反而是小心翼翼地扶着她。

宋唯一“……”

总有哪里不太正常。

下了楼,连经过校道的时候,看到她们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宋唯一几眼。

“我总感觉那些人对我指指点点。”宋唯一的语气有些郁闷。

“嗯哼,是裴家少奶奶啊,这些人才想着一睹芳容,有什么好奇怪的。”

宋唯一想了想,就没说话了,心里有些埋怨那个造谣生事的人。

否则就不至于被人家当奇怪的人对待了。

叫了一辆车,三人一起上,穆安安做前面,宋唯一和肖雪坐在后面。

途中她们也好奇地问起裴逸白。

两人眼睛发亮,不约而同的,对于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很是好奇。

宋唯一说了几句,不过肖雪她们也很有分寸,并不过分问太多。

“唯一啊,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没想到第一个结婚的竟然是!”穆安安转过身来,对后座的宋唯一笑道。

她们寝室很奇葩,四朵花,在大学四年间都没人谈爱,这事还成为班上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

“呵呵,缘分嘛,改天他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

“好啊好啊,我早就想一睹风采了!”两人倒是不客气地答应了。

很快到了医院,宋唯一找到住院楼,去了莫雪莹所在的楼层。

病房门关着,想来也是因为外面冷。

她们到的时候,莫雪莹没有睡觉,坐在床上看电视。

“叩叩叩”的敲门声惊动了莫雪莹,她声音轻柔地叫了一句请进。

门开了,果不其然是宋唯一。

不过,看到宋唯一后面还要两个女孩的时候,莫雪莹还是微微一愣,继而露出笑容。

“唯一,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还快很多呢,辛苦了。”

宋唯一抱着一束花,而她们则是提着水果,将东西搁在旁边。

莫雪莹看着这一幕,又是感动,又是感谢。

“怎么还带这些东西?”

“不然怎么叫看望病人呢?”宋唯一走了过来,给她们彼此介绍。

“这是肖雪,这是穆安安,都是我的室友。”两人都是学霸,出了名的,所以莫雪莹也知道。

“们好,请坐。”莫雪莹忙开口。

至于莫雪莹,肖雪她们早就知道了,也没有跟她客气。

只是不怎么说话,毕竟跟莫雪莹不熟。

宋唯一打量了一番,才发觉莫雪莹受的伤比自己想象中的严重。

“怎么伤的那么厉害?没事吧?医生怎么说?”

房间里开着空调,倒是一点都不冷。

莫雪莹穿着一件夏天的病号服,脖子上还缠了一圈绷带,但而手腕更是挂在肩膀上,看着就有点触目惊心。

最让宋唯一吓到的,是她脸颊上的一条长长的血痕,虽然不深,但还是有些渗人。

若是力道再重一些,怕是会毁容呢。

“出了个小车祸,不好意思麻烦走这一趟了。”莫雪莹摸了摸自己的脸,只能搬出这么一个借口。

她不可能告诉任何人,这是她的好室友张津津害得。

张津津的脾气一向很大,莫雪莹跟她不怎么合得来,昨天是因为另一个室友生日,她们说一定要一起给她过。

莫雪莹哪里想得到,她们定的地方竟然是酒吧?

而且,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生日会,而是打算将她给卖了。

自始至终,前后就是一场阴谋,因为莫雪莹激动死活不肯,导致张津津发火,对着莫雪莹一推,后来就成了给盛锦森挡了那致命一击。

出事到现在,她还没有接到那些人的电话,也不知道张津津跑到哪里去了。

“车祸?那也太可怕了,肇事司机抓到了吗?”

“嗯,他来过,已经说开了,我这些伤也不算很严重,只是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院。”

宋唯一了然地点了点头,将包包里的请假条拿出来,给莫雪莹签名。

之后,她将纸条收了起来,又在病房里陪着莫雪莹聊了一会儿。

另外两个顺道过来的人,穆安安和肖雪见状,也没有催。

第一次接触莫雪莹,感觉确实不是轻浮的人,她们这是作壁上观。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了宋唯一和莫雪莹的交谈。

四个女孩子的视线不约而同地看向门外,盛锦森敲门之后,不等里面的人开口,就直接进来了。

“我听助理说,并没有接受现金赔偿,是什么……”盛锦森的话只说到一半,发觉不太正常,病房里还有其他人。

宋唯一是反应最大的,惊诧地看着盛锦森:“怎么会是?”

“是我怎么了?不对,宋唯一,怎么会在这里?”盛锦森定了定神,先惊后喜。

“我跟雪莹是朋友,就是那个撞了雪莹的肇事司机是吧?”宋唯一挑眉,还翻了个白眼。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