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1_a2072

♂? ,,

柳智慧穿上了所有的衣服。

她对我说道:“我准备走了。”

我说道:“能不能再等一下。”

她走了过来,抱着了我。

我说道:“如果是一辈子都能在一起,天天在一起,那多好。”

柳智慧笑笑,说道:“会厌倦的。”

我说道:“别人我会,我不会。”

柳智慧说道:“的心里,住着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问道:“谁。”

柳智慧说道:“心里自己明白。”

她看着我的眼睛。

芦苇地里清纯和服美女图片

我想到了贺芷灵。

她确实很重要。

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个女人。

我说道:“她救过我,帮过我,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和她的关系。”

柳智慧说道:“随心走吧。对我,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记住了,我喜欢比喜欢我的更多,我对什么要求都没有,可以做想做的任何想做的事。”

我说道:“对我,真的太好。”

可是,哪个人对感情不自私,哪有那么大度的,这样子,真的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吗。

柳智慧说道:“明天,对来说,可能会发生一些事,对不好的事。”

我问道:“什么事。”

柳智慧说道:“如果真的有,我再告诉。”

我问道:“那是谁要对我做这个不好的事?”

柳智慧说道:“特工。”

我说道:“妈的!这帮家伙!”

柳智慧说道:“万事小心,我走了。”

我说道:“外面有人,我送离开吧。”

柳智慧说道:“给他们说一下,我自己走就是了,不要送我!”

她命令着。

我说道:“好吧。”

打了个电话,和外面的人说了一下,柳智慧亲了我的脸,嘴唇,然后离开了。

她的背影,在门外消失了,门砰的一声关上。

好像,她从未来过。

只有这些香味,证明她来过的迹象。

她也早已练就了神出鬼没的一身本事,怎么来我这里床下躲着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连我们的人都没发现,她确实挺有本事的。

她的敌人,派出那么多人,都抓不到她,只能说,柳智慧真的是实在太聪明了,从她复仇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注定了和这帮敌人为敌,和狡猾的敌人对战,需要比这些狡猾的敌人更加的狡猾,凭借着她自己的绝顶聪明,她能周旋于敌人之间,还能玩得敌人团团转,还能根据自己脑里对对方的判断,位置,行进方向等等来精确计算,安排自己的行程和行动,太狡猾的柳智慧。

我抽了一根烟,想着她说的,明天如果那些人对付我,她会告诉我。

那些人,到底要怎样对付我?

她来,一个是为了找我见我,和我缱倦缠绵,一个是为了来告诉我这个:她知道这些人来对付我,来通知我的,没想到我已经部知道了。

次日,还是要先去上班。

监区实际上特别乱,手下基本不理汪蓉,我们的手下不理她,她自己带的监狱长的死忠更不理她,她这个教导员当得很窝囊,她这所谓的监区第一把手,着实难当,因为没人把她当一回事。

而很多需要顶雷干坏事的事,都是她出面干的,她一下子,就树敌了很多人,包括我们的人,女囚,她都不讨好,这些人都恨她。

当个一把手当到这份上,着实是为难了。

她自己的监狱长的死忠手下不理解她,女囚恨她,她倒是不会多介意,她只介意我和监狱长这边,因为得罪了我和监狱长,她都没有好下场。

傍晚,准备下班的时候,汪蓉找我了。

找我,是请我吃饭去了。

吃饭也就是随便聊聊。

接着,她偷偷的给了我一张卡。

我楞了一下。

汪蓉说道:“这是张总应该得的。”

什么叫做我应该得的。

我想了想,明白了,她从程澄澄那些人那边,捞到了一大笔钱,除了大部分给了监狱长之外,她也搞到了几十万,而这几十万,她竟然分文不取,都给我。

我自然是不能要的,推脱了好几回,才推掉了。

汪蓉为难的说道:“不要,我也不敢要,那这个钱,怎么办呢。”

汪蓉无奈的看着我。

想来,汪蓉还是个好人。

还是个良心未泯的好人,她走到这一步,左右为难的风头浪尖的这一步,是被迫。

这笔钱,怎么处理?

对汪蓉来说,显得十分无奈。

我看着汪蓉,说道:“觉得呢。”

汪蓉说道:“我不知道,不要我也不敢要,但也不能退回去给女囚。”

退回去给女囚,那就是要彻底得罪了监狱长了,监狱长知道了,肯定大怒,汪蓉几个意思,去捞钱了,然后却又退回去。

是站在我这边,还是和女囚的那一边。

而汪蓉给我,也是偷偷的给我的。

我说道:“退回去是不可能的了,退回去,让监狱长知道,待不下去。”

汪蓉说道:“这样子吧,张总,我们一人一半。放心,我不会说出去,谁也不会知道,女囚更不会知道。”

我倒是很赞同她的这个提议。

因为我不要,她也不敢要。

就收下吧,虽然这样做,挺对不起程澄澄的,他日,再想办法弥补回来。

我和汪蓉分了一人一半。

程澄澄她们这些日子,倒也还算是过得平静,尽管监狱长的死忠还是不停的想要去找茬,去找程澄澄她们的麻烦,但是汪蓉把程澄澄她们隔绝开来,独立关在别的监室里,监狱长的死忠想要整程澄澄她们,想要打程澄澄她们出气,没办法碰到她们,这样子,程澄澄她们终于过上了几天的好日子。

我感谢了汪蓉。

下班后,我出去了。

收到了一条信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发来的信息,说是在我的醉月清风,被人放了炸弹。

我愣着了。

这真的假的。

我马上的打电话过去,这号码,居然已经是空号了。

应该是柳智慧发来给我的。

我心里着急了,妈的,醉月清风被人放了诈弹那还得了,醉月清风生意那么好,一天几百人进出,晚上生意最好的时候,几乎坐满了。

要是炸弹炸了,想想看,几百人,还有我们的人,还有醉月清风部完了,这多么的可怕!

柳智慧绝对不会是骗我。

我立马给陈逊打了一个电话。

陈逊说安排专家过来。

接着,我让强子今晚先暂时停业醉月清风。

于是,醉月清风挂牌,今晚停业。

拆弹专家进去了。

搜了整整一个小时后,从一个卫生间的角落,拿出了一个貌似是装有不明物体的一个纸盒子,就像鞋盒子一样大的。

在防弹专家简单检查后,认定这包装完好的纸盒子里,有炸弹。

竟然,真的有炸弹。

这帮人,为了对付我,这样的下三滥招数都想得出来了。

何必呢。

对付我而已,何必这样子做,如果引爆,炸了醉月清风,那后果,不堪设想。

会有大把的人丧命,会有一堆毫不相干的人被送命,何必,何必,何必。

在把所有人都远远的支开,然后防弹专家将纸盒子带上了防爆车上,接着,开车到了郊外无人的空旷地方,然后在防爆车内,用远程遥控小机器人的方式,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纸盒子。

我们一起看了这监控。

打开了纸盒子之后,砰的一下,那纸盒子爆炸了,车内一片黑雾。

我们一群人,包括拆弹专家,都被吓到了。

炸弹,竟然是真的。

这帮人,为了对付我,连炸弹都用上了。

我点了一支烟,如果不是因为柳智慧通知我,那么,醉月清风现在是不是已经被炸成一片狼藉了。

那是要搭上多少条人命。

拆弹专家接了个电话,然后对我们说道:“这只是普通的火药制成的炸弹,就是用鞭炮做的炸弹。”

看着监控中,防爆车内的黑雾,那的确就是鞭炮炸开后的场景,青黑色的烟雾,还有,散落的红色纸屑。

这帮家伙搞什么鬼?

用鞭炮制作的假炸弹来对付我?

这是对我的蔑视,还是对我的警告,亦或者是对我的试探?

我搞不清楚他们真实的目的。

搞什么鬼。

给钱请走了防弹专家之后,我和陈逊,强子等人,坐在了酒店的包厢里,一个一个的严肃着。

抽了两支烟后,我看着酒杯,说道:“喝酒吧。”

我举起酒杯。

他们和我喝酒,但是没有碰杯。

陈逊先说话了:“他们这是在挑衅,还是威胁?”

我说道:“我搞不懂,说如果是直接对付我们,直接开爆了就是。”

强子说道:“要不就挑衅,要不就威胁。”

我说道:“也许还是试探。”

强子说道:“四联帮这群阴险的家伙!”

我说道:“不是四联帮的。”

强子问道:“不是四联帮,是谁干的?”

我说道:“我私人的一个强劲的敌人派人做的。”

强子沉默了。

他意识到是上次那帮来醉月清风的那些人。

那些人我们得罪不起。

陈逊吐出烟雾,说道:“这次是炸弹,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我说道:“这次是假的炸弹,下次很有可能,就是真的炸弹了。”

陈逊说道:“能神出鬼没,把这东西放在我们这边,而我们调取监控都找不出来,真的是很厉害。”

我抽着烟。

强子直接对我说道:“管他们厉害不厉害,设个陷阱,弄死算了。”

我说道:“强子,我也想这样子做的,但是我们这陷阱,未必能抓到他们。就算是抓到,只能抓到其中的一个两个。不可能把他们弄得军覆没。”

强子说道:“一个两个也行,只要干掉他们其中的一些人,他们就害怕了。我就不信他们不怕!”

我看着陈逊。

问陈逊什么想法。

陈逊主张是先等着看的,对方只要不主动对付我们,我们就先不去招惹他们。

可是现在,对方已经对我们下手了。

陈逊说道:“这算不算对我们宣战?”

我说道:“我也搞不清楚。”

陈逊说道:“如果是宣战,我们就可以对他们下手了,阿强说得对,弄死一个是一个,弄死一个,少一个敌人,反正都要开战了,还在乎什么招惹不招惹。可是现在就是担心他们只是玩玩我们,没有真正的宣战,没有真正的要和我们开打,如果我们设了陷阱干掉他们其中一些人,那真正的是不可挽回,一条道走到底,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

强子说道:“我还真不信即使我们军覆没,他们就还能安然无事。”

我说道:“如果真的拼了,陈逊觉得后果会是怎样。”

陈逊说道:“死,我死,我们很多人会死,他们也有几个人会死。最主要的,是我们必须要他们的头儿死!”

我说道:“他们的头儿虽然可恶,但毕竟只是一条狗,被主人赶着来对付我们咬我们的狗,最主要的还是幕后的黑手。”

陈逊说道:“那我们干脆对这幕后黑手下手?即使最后我们被整死,也值得。”

我低着头,沉默。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