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_a2072

♂? ,,

,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贺芷灵停了车,说:“下去吧。”

我叫停车,她竟然那么听话,让我下车?

这倒是让我感到奇怪了,她为什么突然那么好。

平时都是直接一踩刹车,叫我滚,而且专门挑选在人烟稀少的大马路上,让我打个车都打半天。

这次放我下车的地方,还是挺繁华的地方。

我心想,为什么。

而且,她说找我有好事,并且说我会乐意帮她搞卫生,而且还说我乐意帮她买八万的裙子,肯定是真的有好事,是什么好事呢。

我说道:“等等,说有好事,能告诉我,有什么好事吗。”

贺芷灵说:“没好事。”

我说:“肯定有,是什么。”

初冬少女美丽动人文艺范气质写真

贺芷灵说:“下车。”

我说:“我真的下了!”

她看着前方,无所谓我下去。

我伸出一只脚到外面地上,然后盯着她:“到底什么事。”

贺芷灵说:“八万,搞卫生。先给八万。”

我说:“喂,都没说,就跟我要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江湖规矩。”

贺芷灵说:“在我这里没规矩。”

我咬咬牙,说:“好,我给!”

我心想,到时候如果她说的不是好事,我就不给呗。

她说:“上车。”

坐好后关车门,车子往前开。

我问:“可以告诉我了吗,是什么好事啊。”

她说:“再说吧。”

车子到了她家,她让我搞卫生,其实挺干净的,没用搞什么,就是帮她的狗儿洗澡了。

然后,她让我帮忙,做菜。

我心想,今天她怎么心血来潮,自己做菜却让我打下手呢。

奇了怪了。

她让我切肉,我切了。

她让我把土豆削皮一半,我削皮了。

只是,我心里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自己做菜,那么反常呢?

搞不懂,真的是搞不懂。

她让我把土豆削皮好了的给她,她一看,就破口大骂了:“让削皮一半的土豆,搞什么!”

我说:“是啊,是削皮了一半啊。”

她骂道:“我是让把一半的土豆削皮,不是让把每一个土豆削掉一半的皮!”

我拿了过来:“自己又不说清楚。”

我拿来重新削皮,她还骂了一句:“蠢货。”

我说道:“嘴巴怎么那么厉害啊。”

她说道:“要管!”

等我削皮了之后,她又让我去洗西红柿,并且,然后把西红柿的皮剥掉。

靠,这是要干嘛呢。

费劲费时间。

而且我看贺芷灵,也不是在努力做菜的样子,她不停看时间,难道是?在等人来?

门铃响了。

有人来了。

她马上过去开门,进来的,是她妈妈。

我探着头,从厨房边看出去,贺芷灵妈妈进来后,说道:“灵灵,我在楼下看到有卖香蕉的,看起来挺不错的,买了一点。还有蔬菜,都很新鲜。”

贺芷灵说:“妈,我这里都有,还买啊。”

贺芷灵妈妈说:“说要做菜给我吃,宝贝女儿那么好,我多买一点来。”

贺芷灵妈妈她说着话停住了,因为她看到了我。

她妈妈进来看到我的狗头,脸色当即从微笑转为下雨天,而且,说的高高兴兴的,也直接不说了。

她不爽的把水果蔬菜袋子往桌上一放,说:“不是说做菜吗。”

贺芷灵说:“我让张河过来帮忙洗菜切菜。”

我尴尬的对她妈妈说:“阿姨好。”

妈的,贺芷灵这家伙,原来是拿着我来挡枪口了,她妈妈来找她,她就把我弄过来,制造出一副我们一起生活得幸福其乐融融的假象,不要让她妈妈再介绍男朋友给她。

我靠了。

让我做这些事,我心里不乐意,但如果她真需要我帮忙,我还是愿意的,可是她这样子,根本就不管不顾不问我,直接就利用我了,让我不是很爽。

贺芷灵说:“妈妈坐一会儿,菜很快就好了。”

贺芷灵妈妈说道:“我没胃口了,也不想坐了,我先回去了。看到陌生人,我就没胃口。”

她妈妈也不给她一点面子,更不给我面子了。

贺芷灵说道:“那好,回去吧,路上小心。”

贺芷灵妈妈痛心疾首的样子,看着贺芷灵:“灵灵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

贺芷灵还推着她妈妈出去:“拜拜。”

她妈妈直接被推出去,然后她把门关上了。

我靠!

看的我是目瞪口呆,对她妈妈都如此,对我更加不用说了。

竟然把自己的妈妈,好不容易来造访的妈妈推出去关门谢客了。

而且,任凭她妈妈在外面怎么按门铃,她都不管了,太让我无语了。

我手里拿着西红柿,说道:“这样子,不好吧,她是妈妈啊。把她推走了啊。”

贺芷灵说:“很好,我开心,我高兴,我喜欢!”

我说:“那也不能这样子啊,多伤她老人家的心啊,万一她出去了在外面哭呢。”

贺芷灵说:“不会,她会生气,不会哭。怎么,想出去安慰她?”

我洗着手,说:“这样对老人不好。”

我要过去开门,她说道:“放心吧,会有人安慰她的。”

我站住,回头问:“会有人安慰她?”

贺芷灵说:“她不会是一个人来。”

我说:“她还几个人一起来?”

贺芷灵说:“对。她和一个她给我挑好的准女婿来。”

我问:“怎么知道。”

贺芷灵说:“她是我妈妈,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不按门铃了?”

贺芷灵说:“过来。”

她带着我到了阳台上,看下去。

楼下,就我们所在的这栋楼,她妈妈从楼大门出去了,旁边,果然是一个男的,那男的,靠,就是上次被贺芷灵泼水的那个。

我说:“好厉害,这样都被猜出来了。”

贺芷灵默然。

我说:“不过,生气妈妈在没有告诉事情的情况下,就安排了会面,那我就不生气吗。如果利用我,麻烦先告诉我可以吗。”

贺芷灵说:“生气了?”

我说:“是。”

贺芷灵说:“可以滚啊。”

我靠。

为什么她说话,总让人有噎死的感觉。

我说:“以为我。”

她帮我说道:“以为我不敢滚吗。那滚啊。我从来没这么以为过。好了我利用完了了,可以滚了。”

我心想,她还有好事对我说,她还没说,我先忍忍,我说:“我饿了。”

然后走去厨房。

我问道:“为什么要剥掉西红柿的皮?”

贺芷灵走过来:“吃过蒸西红柿吗。”

我说:“蒸西红柿?没听说过。”

她说:“去坐着,我来做。”

我心想,这家伙做的菜,能吃吗,我说道:“还是我来吧,去坐着。”

她看看我,说:“看不起我。”

我说:“我不是这么想。”

她说:“觉得我做菜不好吃。”

我说:“好好好,做做。”

我只好退了出来,在外面开了电视,看电视。

一直等到我饿得肚子叫,昏昏欲睡的时候,她说做好了,让我去拿出来。

我去端菜出来,好像闻着挺香的。

醋溜土豆丝,蒸西红柿,炒青菜,小葱豆腐。

就这样了?

我说道:“没肉,也没汤?”

贺芷灵说:“我做给都不错了,还敢嫌弃!”

好吧,当我没问。

这种人也的确是,让她下厨都难了,我哪敢挑剔。

坐下来了后,我问道:“米饭呢?”

贺芷灵说:“不是淘米做饭了吗。”

我说:“我没有啊。”

贺芷灵问:“为什么不淘米做饭?”

我说:“喂,我是给打下手的。”

贺芷灵说:“打下手就不能做饭了?”

我说:“好好好,是我错,行了吧。”

贺芷灵说:“本来就是错,不服气吗。”

我说:“服气服气。”

贺芷灵说:“下去买米饭!”

我说:“啊?什么。”

贺芷灵说:“去快餐店,买米饭。”

我说:“表姐,别这样,我们就吃菜,也挺好的啊,好了好了,就吃这个。”

贺芷灵说:“可以,欠我一顿饭。”

我说:“那我还是下去买米饭吧。”

我刚站起来,她说:“跟说重要的事吧。”

我急忙坐了回来:“说。”

她说:“尝尝我做的菜。”

我看了看,先夹了豆腐,吃了一口,差点没吐出来:“把盐洒在了豆腐上?”

贺芷灵说:“有什么问题。”

我说:“没问题,特别好吃。”

好吧,青菜夹生的,蒸西红柿,感觉和生吃西红柿一样啊,还有,那醋溜土豆丝,我靠,醋也放太多了吧,吃的我都酸死。

贺芷灵问我:“怎么样。”

我说:“好吃,太他妈好吃了。哎,怎么不吃啊。”

贺芷灵说:“因为不好吃啊。”

我气得直接拿着后面的酒瓶子,说:“好,喝酒吧。”

贺芷灵说:“西红柿蒸了一会儿,水刚热,我就出锅了。因为我觉得这样做不好吃,我改变主意,我不做了。”

我说:“靠,那还眼睁睁看着我吃。明知道难吃,还让我吃。”

贺芷灵说:“反正觉得好吃,把它都吃了吧。”

我指了指她:“害人不浅!”

看着桌上的菜,我没什么胃口了,不过,那水豆腐,还是可以将就吃一吃,我问她:“那吃什么。”

她说:“水果沙拉就可以,我减肥。”

我说:“好,减,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什么事了吧!”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