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_a2050

   又不想看见他?霍凌霄压下去的火气又要起来,“我不是看管你,只是我在这边,能随时照顾你。”

   “不用,我已经好了很多,能照顾自己。”

   “……”霍凌霄脸色微微严肃,看着她,似无可奈何。

   方若宁底气不足,却还是强做镇定,又说:“我本来就可以出院了,是你压着医生不肯让我出去,在病房里躺着,还要被你一天到晚地监视,换做是你,看你烦不烦!”

   见她絮絮叨叨地抱怨,漂亮的瞳仁闪闪躲躲,明显心虚,却又要反抗,霍凌霄看在眼里,喜在心底。

   虽说她以前也是这样不领情的,但那时候是发自内心的抵触、反感,而现在,同样是抱怨发脾气,可眸底光芒不同了,带着些许任性和小心机,倒更像是撒娇。

   能对他撒娇了,这是个不错的改变。

   看出这层区别,霍总裁的脸色不怒反笑,走近了格外好心情地问:“病房里呆久了,闷得慌?”

   她恨恨地,反问:“你觉得呢?”

   “那要么吃了饭,带你下去转转?”他扭头看向窗外,又点评,“今天天气不错,有点春暖花开的感觉了,挺好。”

   他这般耐心温柔,反倒弄得方若宁不好意思,越发显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干脆不说话了。

   霍凌霄却觉得她越来越孩子气,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清新紧身牛仔裤美女夏日海岛写真

   床边坐下,他握住那只白皙柔软的小手,这几天每天都要打消炎针,把她手背上扎出三四个针眼了。她皮肤白,青筋藏在薄薄透明的一层皮下,清晰可见,那几个针眼的分布越发显得令人心疼,大拇指情不自禁地从针眼上拂过,他抬起头来看着那张闷闷不乐的小脸,叹息不解:“你是真的讨厌我,还是单纯心情不好想找个人出气?如果是前者,能不能说说为什么讨厌我?如果是后者,那我让你发泄还不行么?只是你别沉默不语,你不说,我怎么懂?”

   手背连续几天扎针,自然有些疼痛,他粗粝的大拇指拂过,那种疼痛又多了点形容不出的滋味,弄得她心境很是奇怪。

   可是,缩了缩手,拽不回那只手,她横了男人一眼,故意说:“我就是讨厌你,没有理由地讨厌,可以吗?”

   男人蹙眉,片刻后,点头:“可以。”

   “那你能离开我的视线么?”

   霍凌霄睨她一眼,怎会看不出她口是心非,再度无奈摇头,他继续退步:“可以。”

   方若宁瞪着他,似乎怀疑,几秒种后,见他坐着不动,又问:“那你怎么还不走?”

   霍凌霄起身,又拿起手机打给李权,同时回复:“至少等我吃了饭再走吧?”

   方若宁还没说话,那人已经跟李权交代去哪里订餐,她只好闷闷地闭上嘴,盼着早点吃饭了这人好滚蛋。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霍凌霄这次没有食言,吃完饭后真得收拾起商务手提,准备“滚蛋”了。

   不过,走之前,他先到床边,俯身下去在女人唇瓣吻了吻,同时,深深看她一眼,“不要想我,晚上再来陪你。”

   方若宁横他一眼,不屑地道:“谁会想你!”可红透的耳根泄露了心底情绪。

   不理会她恶劣的态度,霍凌霄大步流星地离开,还一并叫走了方昀轩,理由是:“轩轩留下来也会打扰你休息,我带他去公司玩好了。”

   于是,父子俩双双“失踪”,她彻底有了安静的空间。

   心里又有点气闷,让他滚,又没让他带着儿子滚!现在病房里就她一人,安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也很无聊的好不好!

   午睡醒来,她越发百无聊奈。

   起床在病房里走了走,又坐在窗前晒了会儿太阳,手机上信息很多,可她看了眼都懒得回复。

   跟冯雪静聊了聊,得知她一个人在病房,冯大小姐立刻说过来玩玩,反正上班第一天,没什么事做。

   方若宁自然高兴有朋友来陪。

   没过多大会儿,病房门被人敲响,她以为冯雪静来这么快,谁知等人推门开,她一下愣住。

   不是冯雪静,而是……霍夫人。

   这是第二次见面了,介于上一次的不愉快相处,方若宁一看到霍夫人,脸色顿时沉下来,眸底带着防备。

   霍夫人进来,门板立刻被人关上。视线巡视一圈,霍夫人走到沙发那边坐下,看向方若宁笑了笑:“大过年的,见面连声问候都没有么?”

   方若宁站在窗前,闻言朝着会客沙发走过去一些,脸上依然没什么笑意:“霍夫人,新年好。”

   “拜你所赐,这个新年,我过得一点也不好。”霍夫人一向直来直去,不屑伪装。

   方若宁脸色僵住,果然,来者不善。

   只是,能直接找到医院来,想必,也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方若宁脑子聪明,稍微一运转,大致猜出霍夫人此行的用意。

   “凌霄为了你连过年都没回来,就连他爷爷在家,他也没第一时间赶回家去,身心记挂着你。那晚倒是回去了,可回去后还是因为你,他第一次忤逆老爷子的意见,气得老爷子动用拐杖教训他。凌霄一向深得老爷子器重,现在因为你,老爷子对他很不满。”

   方若宁脸色明显震惊,看着霍夫人,似乎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原来那晚他回霍家吃饭,发生了这么多事,还被霍老太爷动手教训了?

   说到霍老太爷,她有印象。

   之前,霍凌霄说过带她去见爷爷,说她的性格脾气,爷爷应该会喜欢,只要老爷子同意他们的事了,霍家上下就不会再说什么。

   可现在看来,霍老爷子这点希望也都破灭了。

   只是,这件事霍凌霄只字未提,那晚回来时满身酒气,她还以为是在家里跟长辈们吃饭喝酒,现在看来,怕是他在另外的地方借酒浇愁吧?

   霍夫人说了这么多,她还是一言不发,实在是,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夫人见她不接话,平静地看了看,下颌一点,举止间一副高高在上,“坐吧,你现在这身子,得好好养着。”

   依着以往的性子,方若宁很想甩一句:“我要休息了,请您离开。”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可现在,因为对霍凌霄的态度改观了,她到底还是留了一点面子。

   依言过去坐下,她抿了抿唇主动开口:“霍夫人来找我,就是要告诉我这些?”

   霍夫人笑了笑,“呵,我是听说了你的遭遇,来看看你,毕竟,你给凌霄生了第一个儿子,要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也不算。”

   凌霄回去那晚,老爷子说让他把方若宁带回去看看,他拒绝了——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原因,只以为是这女人傲慢,又以为是凌霄还没搞定她,带不回去。

   直到昨天,左邻右舍的坐一起闲话家常,才听人说了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消息——原来这女人在机场晕倒,被救护车紧急拖走,据说是流产大出血。

   她又让人稍稍一调查,便弄清了缘由。

   那天凌霄宁愿老爷子误会也不肯说出实情,大概也是担心他们会来找麻烦,可见儿子对这女人维护到什么地步!

   想到这里,霍夫人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不懂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怎么就把儿子迷得神魂颠倒,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

   方若宁敏感地抓住她话中重点——给凌霄生了第一个儿子,漂亮的唇瓣勾起一抹淡笑,她暗忖自己果然猜对了。

   她给霍凌霄生了第一个儿子,怕是没有机会再去生第二个第三个。而霍家这样的豪门,长子长孙怎么可能只养育一个后代?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谢谢夫人关心,我很好,不劳你挂念。”

   “我也没多挂念你,只是凌霄爷爷在家,知道了这事,老人家不开心,我才走这一趟。”霍夫人抬起眼眸,看向她依然平静淡漠,“我打听过了,你这种情况,应该是切除了一边输卵管保命,女人切了一边输卵管,再想怀孕就难了,虽说现在有很多科技手段助孕,可终究都是有风险的,我们思虑再三,还是觉得不适合凌霄。但凌霄那性子,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坚持到底,我们劝不动他,只能来找你。”

   老生常谈的话题。

   方若宁落下眼睫,同样直截了当地说:“我不认为这个话题有再次讨论的必要,从始至终,我都没想过要高攀你们霍家,是你儿子对我紧追不放。起初,我对他的确无感,可在他做了这么多令我感动的事情之后,我现在转变想法了。有个人无条件地对我好,还能给我儿子一个完整的家,我想不到什么理由再去拒绝。所以,你们劝不动他的话,来找我同样没用。”

   “你——”霍夫人没想到她的态度这么傲慢,气得一时无言,对这女孩儿越发不喜欢了。

   去年那次带她去霍公馆,她当着他们的面给凌霄甩了一巴掌,那一幕她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是!她说的没错,是自己儿子对她死追不放,可在当妈的眼里,肯定是这狐狸精有什么过人手段,否则儿子怎么就鬼迷心窍了?!

   说到孩子,霍夫人气愤过后又凌厉质问:“那个孩子……据说凌霄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哼!我倒要问问你,你当年到底是用了狐媚手段,怀上了凌霄的孩子!我看八成是什么下三滥的招数吧?怀了孩子远走高飞,等孩子长大了再带着他回来,故意让凌霄发现。你说你是被迫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伪装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得就是你这种人!你若不是仗着孩子在手,有了王牌,你有什么资格在凌霄面前惺惺作态?”

   方若宁虽然气愤,可在这件事上,她的确理亏,而且霍夫人也说对了,当年她确实用了下三滥的手段,只是不想阴差阳错,搞错了对象。

   霍夫人的眼光何其敏锐,看她的神态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对了,顿时越发气愤。

   站起身,她毫不留情地道:“我今天把话说清楚,不管怎样,霍家不会接受你这种儿媳,你永远别想进霍家的门!”

   霍夫人怒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方若宁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也不知心里想着什么。

   门板重重拍上,但没过多大会儿,又被人推开。

   冯雪静走进来,一脸惊诧,看了看沙发上的好友,好奇地问:“那不是霍凌霄的母亲么?”

   方若宁眨眨眼,回过神来,招呼:“你来了啊……”

   冯雪静看着她的脸色,瞬间明白了什么,在她身旁坐下关心地问:“霍夫人来干什么?棒打鸳鸯?”

   “差不多吧,也不是第一次了。”方若宁淡淡地勾了勾嘴角,自愈能力强大,瞬间已经像没事人似得,“你别担心,没什么的,人家儿子为了我跟整个家族对抗,她恨我骂我甚至对我动手都是可以理解的。”

   冯雪静吃了一惊,“霍凌霄为了你跟家里闹翻了?”

   “差不多吧……”她淡淡一耸肩,“霍夫人说的,霍老爷子都上拐杖了。”

   “天啊!这种豪门好恐怖!”冯雪静目瞪口呆,但很快话锋一转,“不过这也说明,霍凌霄对你的确是死心塌地啊!”

   方若宁扯唇笑了笑,“是啊……没想到我还有这个本事,能让一个男人为了我跟家里闹到如此地步。”

   冯雪静白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不然怎么办?哭么?”起身重新走到窗前,看着楼下小花园里开始冒出绿意的观赏树木,方若宁荒芜了几年的心里似乎也有了绿芽。

   “小静,”她转过身来,看着好友,突然由心一笑,“我是真得想通了,想好好跟霍凌霄爱一场,其实跟他在一起与跟林朗在一起的感觉,完不一样。”

   冯雪静看着她眸底的神采,起身走向她,笑了笑说:“你跟林朗的感情,更像是亲情了。”

   “嗯,”方若宁点点头,回头看着远处那星星点点的绿意,情不自禁地道,“可跟霍凌霄在一起,才有轰轰烈烈的感觉。”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