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2_a2072

   因怀疑荣世凰,徐男特地去找了贺芷婷谈了一下,贺芷婷的意思是说先盯着几天看看。

   这么个人才若是被无辜的赶了出去,太可惜了。

   我对荣世凰也很怀疑,这么个大美女,甘心到监狱里面来做事,而且还是这个科室的,心理咨询室任务繁重,每天面对的是每个心理问题严重的女囚,弄不好就会出事。

   不过看起来,荣世凰倒是乐在其中,很乐意和病人打交道,治好了女囚,她得到一种无以言表的成就感。

   也许这就是她愿意呆在监狱里面甘心做事的原因。

   可也有可能就是甘嘉瑜派来的人。

   要盯着才行。

   两天后,在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准备回去,突然有人敲门我办公室。

   我说请进。

   进来的便是荣世凰。

   好久没见她了,这一身连衣白色衣服压到膝盖,两条白亮美腿显露无疑,皮肤完美无瑕,半卷长发更显得她落落大方,女人味十足。

   更会打扮了。

   美女桃桃

   这姿色即使是和格子比起来,或是和朱华华相比,都不落於下风。

   就是因为她那么漂亮,却还甘心在监狱做事,所以一开始她进来的时候,我才对她产生深深的怀疑。

   只是盯了她很久,也没发现她有什么问题,后来就没有继续盯着了。

   现在是她在两个出问题的小队长出事之前,和她们两人吃过饭,这不得不让人对她又怀疑起来。

   她突然来找我,干嘛找我,难道是我们查她让她察觉了?

   荣世凰亭亭玉立,站在我面前。

   她说道:“打扰你了监狱长。”

   我说道:“我现在不是监狱长,叫我,主任?还是主管?算了,你叫我张河吧。”

   她说道:“好吧。我,我找你有点事。”

   她可是个心理学高手。

   我再三告诉自己,面前的这个心理学高手,可比我强太多了,就算比不过柳智慧,但是她的水平绝对比我厉害很多。..cop> 她看着了我几秒,然后才说道:“我想请你吃饭。”

   我说道:“我一会儿还有事要忙,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她说那好吧。

   我请她坐下来。

   荣世凰坐下之后,我又给她倒茶。

   倒茶的时候,从衣领看进去,这身材婀娜的大美女,胸还很挺,又够丰满啊。

   我不禁舔了舔嘴唇。

   饶是经历过了太多的美女,见到这荣世凰,还是不禁的有些心动。

   我坐在了她的对面。

   荣世凰双手手指交叉,没有喝茶。

   看起来有些担心害怕。

   我问道:“说吧,什么事。”

   荣世凰说道:“我这几天总觉得监狱里有人在盯着我。”

   看来,徐男找人去盯着荣世凰,被她察觉了。

   我问道:“总觉得,还是真发现。”

   实际上,我跟她说话,我无法通过她的言语表情语气判断真假,但是她极容易判断出我的话的真假。

   荣世凰说道:“我不拐弯抹角了,我就直接说吧,之前那两个监区的队长,还有队长,经常找我吃饭,和我套近乎,和我交朋友。我心里觉得在监狱里多一个朋友没什么坏处,就和她们交朋友了,后来我发现她们两个交朋友目的不纯,我能观察得出来的,我就刻意和她们保持了一些距离,她们虽然还找我,但因为我可以她们保持距离,她们就没有和我说一些心里面的话,和她们想要做的什么事。再之后,就发生了那件事,她们放出监区女囚,去办公室打人了。这几天有人在跟踪我,我知道你们开始怀疑我了。”

   她说的十分的坦白。

   我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一笑,说道:“你又知道是我。”

   她说道:“张河,你是聪明人,我说话也很直接,我喜欢这份工作,我不想无端被人怀疑后,被踢出监狱。我喜欢给人看病,治病,我对钱没有多大的追求,如果我喜欢钱,我可以去任何一家心理医院工作。我每次拯救一个女囚,就等于拯救了一个家庭,我心里很满足,很开心。求你们不要把我踢出去。”

   她眼里含泪,看起来,情真意切。

   我点了一支烟,心想,目前的情况是她到底是不是卧底,我们还查不清楚。

   贺芷婷的意思是说,先查清楚再赶人,那既然这样,我就先答应了她,然后还是继续找人盯着她,不过不能让她轻易察觉才行了。

   我说道:“我们确实是觉得你跟那两个队长有来往的话,是有点问题的,可是我们也不傻啊,不能你没有问题,就找个借口把你扔出去了,这不可能。你放心好了。”

   荣世凰说道:“谢谢。”

   说完谢谢,她就先离开了。

   潇洒如风。

   我点了一支烟,想了想,还是觉得找徐男聊聊的好。

   原本该找贺芷婷的,但是那女人我是不想见她的了,见她那张臭脸,看到我就不舒服。

   徐男来了,我跟徐男说了刚才荣世凰找我说的事。

   徐男说道:“我们这跟踪的人被她发现了。”

   我说道:“那家伙是个心理学高手,她很厉害的。”

   徐男说道:“我们跟踪她没发现有什么古怪的,不过除了她,还有另外一个人跟那两个队长关系密切。就是荣世凰的搭档,大一点年纪的那女人,她还帮忙说服来看病的女囚跟两个队长收钱做事。我们今天找了个理由,把她踢出了监狱。”

   我说道:“那么便宜她?”

   徐男说道:“不可容忍。”

   我说道:“她都想要整死我,那不把她也抓了?”

   徐男说道:“踢出监狱,同时抓了起来,这些人一并送去公安机关去处理。”

   我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那个荣世凰,怎么处理?”

   徐男说道:“还不清楚,这个还要问问贺芷婷,贺芷婷的意思是说先继续观察。”

   我说道:“继续观察也没用,人家已经警惕我们了,假如她真的是甘嘉瑜的人,她会小心翼翼,不会露出马脚。假如她不是甘嘉瑜的人,她会心灰意冷。”

   徐男说道:“有道理,那怎么办。”

   我说道:“先撤掉跟踪观察她的人,但是只是撤掉了而已,不是不跟踪观察了,就是过些天继续盯着,但不能让她发现。”

   徐男说道:“这样也好。”

   我说道:“好了,我好饿啊,先回去了。”

   徐男说道:“对了,贺芷婷让我给你带来一样东西。”

   贺芷婷给我带来东西?

   带了什么东西。

   我问:“什么啊。”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和贺芷婷已经吵翻闹翻了,她还给我带来东西,啥子东西?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徐男拿了一封封好的文件夹,放在我面前。

   我看着文件夹,问:“里面是什么。”

   徐男说道:“我不知道了,她说让我交给你了,就不要问不要看,让我马上走。”

   我说道:“你还不可以看不可以问?那我偏偏给你看了,她能咋地。”

   徐男说道:“我不会看,也不会问。”

   说完,徐男就转身离开。

   我说道:“你干嘛那么听话?”

   她真的出去了。

   我喊道:“喂,该不是这里面下了毒,一开出来就死的那种吧。”

   徐男已经离开了。

   看着这封文件夹,我拿起来,放下,拿起来,又放下。

   里面是什么呢?

   一张支票?

   不好意思坑我那么多钱,然后给我一张支票,还钱?

   呵呵,我想多了。

   她是这么样子的人就好了。

   我打开了来看。

   看见的是一张纸。

   纸上写的什么?

   白纸黑字的欠条,我欠了贺芷婷一千万!

   我什么时候欠了贺芷婷一千万,还签字了,这是一份复印件。

   看看日期,糟糕!

   正是我那关着一个星期被饿了头晕眼花根本什么都看不清的时候签的名字日期,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个是欠条,那时候已经饿了个半死不活,晕晕沉沉,眼睛看到什么东西都是模糊的,意识也是几乎是没有的,别说是签字,就让人哄着去跳楼都跳下去了。

   我签完字离开,还以为是什么她们局里扣押之后放人签的什么才能离开的协议什么的。

   谁知道,是欠条!

   贺芷婷!

   你丫又在暗算我!

   气死我了。

   我马上打电话过去给贺芷婷,打不通。

   又打,那边一直是忙音。

   我仔细看看合同,这合同写着的是本月十号之前必须还钱,否则每天有递增的利息。

   这已经快到了十号了。

   贺芷婷,贺芷婷!

   我又打过去,不忙音了,但是她不接电话,挂了电话。

   我再打,她接了。

   我问道:“贺芷婷你暗算我!”

   贺芷婷说道:“欠条吗?”

   我说道:“我告诉你,我没钱!”

   贺芷婷说道:“那我告上法院,法院会让你给我还钱的,不然你的财产,房子,监狱分到的房子,部封了没收,你的工作也没有。你马上被列入黑户,去坐火车都坐不了。”

   说完,她立马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嘟嘟嘟的声音传来。

   我长叹一口气,我又被她暗算宰钱了,我好不容易从林小玲父亲那些个商人手中赚了千把万,这下可好,一千万,都给贺芷婷忙活了。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