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0_a2082

“没事,这是我的人。”于凤淡淡的说道,握着拳头走了出去。

莫煊她们心里更不安了。

于凤的人就这样被干掉了,而且看样子还不是被干掉一个,看样子是军覆没了,再看于凤都走出去了,她们怎么能不紧张啊。

“我们去地下室!”苏嫣然反应的快一些,起身迅速说道。

“可是她还在外面。”钟娴说道。

“傻了啊,我们在这里只会给小凤增添负担的,我们躲好,小凤就算是打不过也能逃的。”莫煊没好气的呵斥着钟娴。

钟娴一愣,这才点着头,琢磨过后觉得莫煊说的还是很有道理啊。

如果换做是她,肯定不会离开的,再看莫煊和苏嫣然,两人早已成为了习惯,钟娴心中很复杂,看样子她还真的比不过莫煊和苏嫣然啊。

简易的地下室里储存着少量的食物,还有一个刚好在地平面上几厘米的通风口,几个丫头都投过这个萧晓的通风口看着外面。

一看这个地下室就早早的就准备好了的。

“跟着他就没有好事,幸亏嫣然聪明。”莫煊的低估算是给了钟娴一个解释。

清纯可爱泳衣少女炎炎夏日为送福利

钟娴先是一惊,怎么说跟着萧晓没好事了,然后又释然了。

看着莫煊和苏嫣然这个样子,虽然在抱怨,可是她们的神情却没有半点的后悔啊,只怕下一刻她们挂掉了,那也不会后悔的,这又是一个比钟娴强的地方啊。

在几个丫头的偷窥当中,于凤静静的站在院子里,冷冷的看着远处的树林,也是钟娴别墅的那个方向。

“轰隆!”

钟娴别墅的墙壁轰然倒塌了,在几个丫头目瞪口呆的神情当中,那个白天被萧晓打跑的巨汉出现了。

“幸亏小娴没有回去。”苏嫣然轻声说道,钟娴也缓缓地点着头。

敌人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如果钟娴回去了,那现在早就是一滩烂泥了,就连莫煊都不得不点头同意这个说法啊。

她们再怎么闹矛盾也是家庭矛盾,她可不希望别人来教训自家人呢。

再看那个巨汉的样子,可不是教训那么简单了,明明就是残暴啊。

于凤眯了眯眼睛,看着这个家伙,心中很震撼。

曾经作为那个组织的人,于凤怎么不明白这个家伙是谁,可不就是花牌组里赫赫有名的屠戮者啊。

这个家伙的手里不知道染了多少血,花牌组能够成为地下世界第一势力,这个家伙的功劳不小,每次有艰难任务的时候都是他前去,这个刀枪不入的变异身体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于凤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对手,

不由回头看了看那个花盆后的几双眼睛,于凤看见了她们眼中的担忧,还有小唐糖那个可怜兮兮的样子,于凤又满足了,回头凝视着屠戮者。

从那里叛逃就知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啊,于凤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舍不得了。

当看见于凤后,屠戮者也是一愣,惊讶的说道“亲爱的判官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于凤一愣,看着屠戮者眼中的惊讶冷冷的说道“你呢?”

“我?我当然是来杀掉教官一家人啊。”屠戮者大笑道。

“难道李大狗回去以后没有宣扬我叛变的事情?”于凤不由想道。

不过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说道“为什么?难道你想让我们暴露出来吗。”

暗中的钟娴惊讶的说道“她和他是一伙的?”

“胡说八道,小凤是我们的。”莫煊狠狠地瞪着钟娴说道。

就算是现在种种都像是一伙儿的,但是莫煊还是相信于凤,苏嫣然则是轻轻地拍了拍莫煊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她们继续往下看。

“判官大人,我们已经暴露了,看见没,教官留下的,现在我们和教官已经不死不休了。”屠戮者摊开了巨大的手掌,将手心被萧晓刺的伤口露出来笑道。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我刚才在这里搜查,你走吧,”于凤淡淡的摆着手。

“是吗?”屠戮者笑道。

“当然,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于凤皱着眉头有些不悦了。

“我当然相信大人,那我就打扰了。”屠戮者急忙点着头,放松了戒备,缓缓地从于凤身边经过。

可是于凤却不敢放松警惕,直到屠戮者迈过她半个身子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了危险,瞬间朝着旁边跳了一步。

巨大的拳头砸在了刚才于凤所在的位置,决裂的掌风让于凤小脸疼痛不已。

“你做什么?”于凤愤怒的吼道。

“判官大人,你果然有问题啊。”屠戮者轻笑道“刚才你的人被我从那里打到这里,我就纳闷他们为什么敢挡着我,现在,你竟然说这里没人?”

屠戮者先是指了指刚才钟娴的别墅,又指了指莫煊她们所在的位置。

顿时,下面几个丫头小脸苍白,不敢说话了。

“想不到大人你竟然和她们是一伙儿的。”屠戮者转过身盯着于凤说道。

事已至此,于凤也不瞒什么了,果然,这个傻大个的智商不低,不然也不可能活到现在啊。

“来吧。”于凤严肃的朝着他勾了勾手指,想要抓莫煊她们,就先踏着她的尸体走过。

“我也想讨教一下,你为什么能够做上判官的位置。”屠戮者摸着自己巨大的光头笑道。

一人是巨无霸,一人是夜空下的仙子,一人使用蛮力,一人飘逸无比,总算是交战在了一起。

短时间内,于凤在他的各个地方都拍出了不同的掌印,可是每一次都没有造成伤害,还得迅速的离开,不然就会被屠戮者给拍成肉渣。

“判官大人,就这点本事吗?”屠戮者笑道,又拿出了和萧晓对战的时候那个张狂的样子。

而于凤呢,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什么,因为于凤现在累的喘着粗气啊,根本不想多说一句话浪费一丝的力气。

“如果只能这样,那你可保护不了她们了。”说话间,屠戮者的速度不减,就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似得。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ged as: